一二中文 > 女配修仙回來了 > 第三百九十二章 我累了
    正文

    氤氳的彩虹阻擋了滔滔的魔魘氣入侵,也爭取了最后兩個月的時間。天宸界修者們,都不甘心就這么沉淪,拼盡了所有奮力自救,集合眾人之智慧,將傳送陣從一個月縮短成半個月、十天,最后是三天一次傳送,大大解決了速度太慢的難題。

    兩個月后,能走的差不多走光了。楚夏恢復人身,趕上末班車,陪同寒澈一起穿越了天宸界——紫宸界的界膜,傳送到另外一個世界。

    抵達之后,統計了這些年陸續傳送來的結果。

    大半都是安全活著來到紫宸界,只有少數倒霉,迷失在傳送途中。

    這已經比預料更好了。

    既來之,則安之。

    楚夏笑著問在傳送點等待的星門弟子,“這個世界情況怎樣?有那些大的修行勢力?以修行什么功法為多數?“

    “這個世界十分龐大,據打探來的消息,至少比我們天宸界大上十倍。南有天海,北有天川,簡稱‘北川南海’!我們整個北域南域加起來,也不到人家北川的一半大!我們現在的位置,是中央大陸,又稱‘中土’,更是浩瀚博大,修真門派林立,什么功法都有。“

    “御妖門可算是來的是地方了!我們天宸界,妖族勢力龐大,御妖門越來越弱,一代不如一代。這紫宸界的妖獸強大,可靈智不高,他們的功法可算派上用場了!一人就能駕馭十幾只妖獸,威力極大!虧得他們一開始幫大家安頓,不然還不知道怎么生存下來。“

    “不過御妖門這十年來,也加快速度發展,收了很多紫宸界弟子,一躍成為一方霸主了。他們說,受寒澈前輩的恩德,所以保護十年。十年過去了,他們當年的恩情也報答完了。以后橋歸橋、路歸路,再無干涉。“

    楚夏聽了,“唔“了一聲,倒是沒說什么。

    “還有劍門。誰能相信,原來我們天宸界的劍門,只是這里劍門的一個小小分支!他們只來了十幾個弟子,一拔劍,就感應到萬劍門的呼喚!然后……人家回萬劍門認祖去了了!聽說,都混得很不錯。尤其是齊光前輩!“

    齊光……?楚夏回憶了很久,才想起操兮佩跟自己說過,齊光曾是春的好友。

    不過,她從星辰大殿蘇醒后,齊光只是她耳邊聽過的一個名字,壓根沒怎么見過,印象不深。此刻得知齊光的消息,她只是為春高興——如果春活著,應該愿意聽這些話吧!

    “還有什么?“

    “這個世界,最神秘的是天道宮——據說就是天道宮流傳出來的傳送陣圖紙,天道宮掌握著兩個世界,在大千世界中的準確地址,不然我們根本不能傳送過來。玄秘莫測的天門,和天道宮也有關系。我們天宸界的前輩,能在天門留下烙印的,也能在天道宮查到!所以,最初傳送來的人,沒有被天道宮下令驅逐!而是得到許可,留下來了!“

    “哦!“楚夏裝成聽懂了樣子點點頭。

    “對了,除了天道宮外,還有一個神秘的門派,名叫長生殿。傳說那里是仙山之巔,居住著都是人中仙子!“

    長生殿?楚夏再白癡,也知道七月七日長生殿的故事。

    但,她記憶最深刻的卻不是君王的愛情,而是主體姜瑩的經歷!

    姜瑩飛升之后到了異世界,很是吃了一番苦頭。后來才找到落腳點,也就是長生殿,在那里呆了兩百年多年。

    此長生殿,就是彼長生殿?

    “等下,你剛剛說這個世界叫什么來著?子、子什么界來著?“

    “紫宸界!“

    楚夏聽完,頓時呆愣住。

    好像是預料之外。但仔細想想,無論是天宸界,還是紫宸界,都能勾連到虛宸界——不都是晉修給主體的傳送陣范圍內么?所以,這兩個世界彼此能傳送,又有什么奇怪?

    她,竟然來到主體當年飛升的世界!

    這是緣分啊,還是劫難啊?

    楚夏呆呆看著自己的手,終于開動腦筋,開始思考了。

    這可不是一個好混的世界,種種艱難,迫得主體姜瑩都心灰意冷,只想回家養老!

    不想還好,一想,她才從冥冥之中感覺到,這個世界——在排斥她!

    她的身體是星辰之力灌注,是星靈體。但是靈體在紫宸界,是受打壓的!沒有強大的肉身支撐,靈體根本支撐不了多久!

    不像在天宸界,她只要能源源不斷的吸收星辰之力,就能維持人身。

    兩個世界,不一樣!

    簡單的說,規則變了!她的特殊,反而是催命符!

    好在這個世界認“功德!“

    她在天宸界的最后關頭,以己身之力救助了無數人,是大功德。有功德之力保護著她,一時半會兒不會被紫宸界排斥到消亡的地步。

    現在,她只有兩條路可以走,要么趕緊加大功德之力的建設,下半輩子忙忙碌碌賺功德。用龐大的功德之力保護自己。

    要么……返回天宸界。

    天宸界就算被魔魘氣入侵成功,她的主體是千年一遇的魔魘體,她的魂魄永遠不會被魔魘氣攻擊。

    兩難的抉擇擺在眼前。

    楚夏露出一個笑容,依舊甜美燦爛。

    她想,這大概是職業病吧!無論什么時候,她只能給別人最美的一面,狼狽、糟糕的一面,絕對不能讓人發現。一旦被發現,就是滅頂之災,前途盡毀啊……

    “寒澈呢?“

    “神崎世家來請。“

    “哦。“

    楚夏笑著去見了寒家來人,卻沒見到寒澈。原來寒澈想,家主之位已經傳了,以后家中的大小事務他就徹底不管了。去一次見見父母,而后就回來,大致也耽誤不了多少幾天時間。

    誰料到世事變化,著實不在人的期望之內。

    楚夏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

    她親手布了一個“回溯陣“,這是主體姜瑩傳授給她的,是讓她回家的。

    但是,她不想回家了。

    回溯陣溝通的是她最后的世界——天宸界,通過星辰大殿,召喚了星門最后留守的幾大長老們,“莫要守著了,星門可以在紫宸界重新建立門派。“

    “御妖門在這里大放異彩……“

    “劍門也認祖歸宗……“

    “只剩下星門孤零零,什么都要從頭開始。做人不能太自私,只想著死在宗門內。“

    “好歹還能再活兩年,不如為宗門在發光發熱一回?“

    回溯陣關閉之前,星門幾位閉關的老家伙,都被楚夏忽悠過來。

    星門弟子如見到定海神針,歡喜得掉下眼淚。

    楚夏見狀,笑起來。

    她側坐在一塊石頭上,身姿優雅,笑瞇瞇道,“我累了,休息會兒!“

    “那……“

    星門一直有個傳說——傳道殿以及其他殿閣前的石像,是有靈智的。石像生前也是人,因為某種特殊緣故,才變成石像。

    而過了千百年,石像也一直守護著星門。

    現在,星門弟子們終于知道,這傳說是真的了!

    楚夏微笑閉眸,音容笑貌猶在眼前。她的雙腿,她的衣著,已經慢慢石化了。

    “不……“

    星門弟子們撲過來,楚夏睜開眼,低頭看了看自己胸口一下,還保持著笑容,似乎在說,不要緊張。

    接著,她的脖子、她的臉,盡數石化,風吹起她的發絲,翻卷出輕柔的弧度。

    “我累了,休息會兒!“

    ……

    靈體不容紫宸界!

    主體姜瑩因為制作了四個傀儡,導致氣血虧損,在紫宸界修煉多年,到底不如那些氣血充足的,總是晉升失敗……

    石化之前,楚夏心底唯一的感慨,就是寒澈好像早就說了,要傳送的世界名叫“紫宸界“。

    怎么就沒把兩個世界聯系到一塊呢!

    真是犯了一個大錯啊!

    好在她身上還有足夠的功德之力,暫時靈體被封,不是徹底消亡。也許哪一天就能蘇醒?

    楚夏也不知道。

    她最后的力氣,也只是在布置“回溯陣“時,通過魔魘氣傳遞了一個消息——主體,我累了,休息會兒!

    至于主體姜瑩什么時候能收到消息,她不知道,也沒機會知道了……

    楚夏石化之地,就是天宸界傳送紫宸界的據點。每年,都吸引了大批天宸移民過來祭拜。

    他們不知楚夏石化的原因,只猜測是最后那兩個月的虹化,對楚夏造成了不可逆轉的傷害。但是她沒有說。

    眾人也不知道!

    說了也沒用啊,有人回憶,魔魘氣來勢洶洶,星門都快失守了。若是沒有楚夏身化彩虹,抵擋了魔魘氣的入侵,只怕很多人就已經死于魔魘氣了,哪有可能傳送而來?

    楚夏犧牲自己,才爭取到了足夠的時間!

    天也昏昏,地也黯淡。

    小佩的淚水,傾盆而至。

    這一次,沒有人避開,眾人自發而至,在楚夏的石像下,哭得痛快淋漓。

    既是哭楚夏的慈悲仁愛,舍己為人,也哭背井離鄉,不得不放棄故土的自己。

    哭完之后,生活還是要繼續。

    在紫宸界的生存可不容易,天宸移民們放棄之前的隔膜矛盾,齊心協力在這個世界扎根。

    操兮佩哭了整整兩個月。

    兩個月后,她覺得自己的淚差不多流光了。

    春熙走了,楚夏也離開了,她還是孤零零一個人。

    最后看了石像一眼,她正準備離開這個傷心地,忽然看到寒澈的身影。

    寒澈迎風而立,遙遙眺望楚夏的石像,沒有前進一步。

    只一眼,操兮佩的胸口就像堵住了什么,過往楚夏說過的話一句接著一句跳出來,

    “嘻嘻,對啊,我就是喜歡寒澈。喜歡他什么,喜歡他帥啊!對著他的臉,我能多吃兩碗飯!“

    “我就是要黏著他!小佩,告訴你哦,對男人一定要主動出擊!“

    “對不喜歡的人可以矜持。對喜歡的,一定要大膽出手!“

    “嗚嗚,楚夏,我聽了你的話,我……主動出擊了。可是我現在才發現,原來我沒那么喜歡他。他的家人也不喜歡我。“小佩沒有眼淚了,丹田內的淚符卻在散發無比的光芒,

    “我想離開,可是我懷了身孕,怎么辦?你能告訴我,怎么辦嗎?“

    她按住自己的小腹。

    忽然間,最后一枚本符,意外的動彈了下。

    春熙的笑容閃現在眼前,“小佩啊,我發現有兩枚符箓都適合你,你選一個。“

    “選哪個?哪一個好?“

    “呃,都好。都特別適合你。我不能幫你決定,你自己選啊!“

    春熙那時剛剛渡劫完,對符箓的感應極強。她說,有兩枚符箓都適合做本心符,可是這幾百年來,只有淚符讓她聲名赫赫。另一枚,幾乎睡著了一樣,半點動靜也沒有。

    現在,終于動了?

    “你能告訴我,我該怎么決定?“

    最后那枚本符,吸收了淚符的光芒。淚符漸漸安定下來。

    而悲傷之意還是在不停的擴散。

    導致石像范圍十里之內,只要踏足,就會心情激蕩,三分的感傷變成十分!

    “我該怎么做?“

    這枚本符仿佛長了一只眼睛,通過它,小佩看到寒澈,已經破裂成渣滓的心,正在一點點愈合。

    不,不是真的愈合,而是表面上毫無縫隙了。所有的悲傷、痛楚,都遠去了。

    “他晉升了?“

    “呵呵,竟然借楚夏的死,再一次晉升了?“

    多好笑啊,小佩彎著腰哈哈大笑起來。

    笑著笑著,本該笑出眼淚,可是哭得太多,眼角生疼,流不出任何液體。

    這個混蛋世界,就是這么顛倒的。那么可愛的,生動的,本該好好活著的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春熙是,楚夏也是!

    為什么,為什么這么不公平啊!

    操兮佩望著蒼天,許久許久沒有動彈一下。

    ……

    “阿嚏!“

    姜瑩裹緊了毯子,端著一杯姜茶,在暖房里看外面飄落的雪。

    今年的冬天來得格外早,才入冬就洋洋灑灑飄起了雪花。這個時候,圍著火爐,和三五好友團聚,吃火鍋,打雪仗,就是最大的樂趣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快五個月了,不過小腹凸起的情況不嚴重。從紫宸界帶來的靈米,快被她吃光了。沒辦法,孩子的消耗很大,不給吃,就會吸收母體的靈氣。

    姜瑩倒不是自私,不愿意為孩子提供靈氣,而是她的體質特殊,真的不想讓孩子也受她魔魘體的影響。

    忽然間,她睜開眼,無意識的看向天空,朦朦朧朧似聽到一聲“我累了,休息會兒“。

    是楚夏?@B
阿里彩票是正规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