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太平客棧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手刃仇敵
    秦素身形一掠,也飛身出去,進入雨幕。

    韓邀月雙腳在青石地面上濺起無數水花,勉強止住身形之后,運轉氣機,天人境大宗師的威勢盡顯無疑,只見頭頂的大雨被充沛氣機牽引,呈頭重腳輕的漏斗狀,形成一條巨大龍卷,圍繞韓邀月劇烈旋轉,將雨幕撕扯得支離破碎。

    韓邀月伸手一抓,這道龍卷化作一條水龍,朝著秦素轟然撞去。

    此時韓邀月已經沒有信心在招式上勝過秦素,只能寄希望于自身的境界修為,以力壓人。

    秦素發絲被勁風吹拂得凌亂不堪,卻絲毫不懼,手中出現一柄長刀,朝著迎面而來的水龍當頭斬去。

    補天宗的鎮宗寶刀“欺方罔道”!

    刀劍評上,排名前五的都是劍器,再除去排名第七的“妙法蓮華”,其余四刀分別是:“清凈菩提”、“欺方罔道”、“摩訶迦羅”、“大宗師”,僅以刀器而論,“欺方罔道”位列第二,僅次于“清凈菩提”。

    手持“欺方罔道”的秦素生生撕裂了這條水龍,來到韓邀月的面前。

    韓邀月手中出現一支玉笛,順勢一橫,將已經是強弩之末的“欺方罔道”擋下。

    秦素也不糾纏,收刀后撤。

    這一切,不過是雙方在眨眼之間的攻守互換。

    秦素用出補天宗的“天問九式”,再次攻來,韓邀月也用出忘情宗的“萬花落英劍法”,此路劍法乃是從“百花繡拳”的路子中演化而來,雖然不及“北斗三十六劍訣”的精妙,卻也是上成之法, 再加上韓邀月的天人境修為,以手中玉笛用出,但見青光激蕩,劍花點點,便似落英繽紛,四散而下。

    韓邀月手中的這支玉笛也大有名堂,乃是當年韓無垢的隨身兵刃,名為“青玉鴛鴦”,據說本是一對,一笛一蕭,玉簫卻是被韓無垢贈予了韓邀月的生父。此時“青玉鴛鴦”對上“欺方罔道”,兩者不斷相撞,激蕩起一圈圈肉眼可見的漣漪。

    兩人周圍水花四濺,繼而被猛烈氣機震蕩成白色水霧。

    李玄都始終不曾出手,只是望著趙純孝。

    趙純孝也不敢隨意動作,生怕被李玄都抓住機會。在他看來,李玄都明顯要比秦素更為棘手。

    就在這時,秦素再與韓邀月硬拼一記,韓邀月本以為自己能穩吃秦素,卻不想秦素除了“萬花靈月功”和“天遁心法”之外,又修煉了“玄陰真經”和“**經”,尤其是“**經”,只能處子修煉,與秦素體質最是契合,秦素以“玄陰真經”為根基,修煉“**經”進境一日千里,雖然還是歸真境,但一身氣機的精純程度已經不可同日而語。所以在這一拼之下,屢遭重創的韓邀月吃了一個暗虧,身形向后倒退近十丈。

    韓邀月穩住身形之后,深吸一口氣,盯著好似變了一個人的秦素,問道:“秦素,我很好奇,你為何能在不到半年的時間里,修為大進?”

    一直面無表情的秦素用余光看了眼李玄都,莞爾一笑:“你猜?”

    忽然有風起,吹過韓邀月手中的玉簫,奏出嗚咽聲響,韓邀月的臉色已是怒極,恨恨道:“沒想到堂堂秦家大小姐也是如此下作,用自己的身子去攀附男人。可是你沒有想到吧,你辛辛苦苦釣上的大魚,非但做不成清微宗宗主,而且還被老劍神逐出師門,淪為一介江湖散人,你悔得腸子都青了吧?”

    秦素絲毫不為所動,淡然道:“韓邀月,不要用你的小人之心去度別人的君子之腹。我知道你的心思,無非是想把我當作一塊踏腳石,助你掌握遼東局勢。說句不好聽的話,無論為人還是志向,你也配跟玄哥哥比?”

    “玄哥哥”三個字,便如三把利刃狠狠插在韓邀月的胸膛上,使其心中的所有嫉妒、憤恨、不甘都一股腦地涌了出來,怒極反笑:“好,好,好,我不配與李玄都相比?李玄都,是男人的!有膽子的!就別躲在女人的身后,出來跟我決一死戰!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了不起的。”

    話音落下,韓邀月的氣勢由谷底開始反彈,直上山巔,氣機潮水般洶涌外泄,如同在頭頂撐了一柄無形的華蓋,雨點始終被排斥在三尺以外滑落。

    李玄都本想成全他,只是秦素已經大聲道:“殺雞焉用宰牛刀?我說了,殺你,不必我爹出手,也不必玄哥哥出手,我一個人足矣。”

    既然秦素如此說了,李玄都便不好強行出手,秦素不是他的附庸,兩人相處,貴在平等,所以李玄都尊重秦素的決定。

    秦素任由無數雨水落在自己身上,并非被氣機蠻橫彈開,而是被陰柔氣機化作水霧,使得秦素身周籠罩了一層蒙蒙霧氣,恍然神仙中人。

    下一刻,秦素再次出刀,在一線之間,整個雨幕被秦素一刀切開,其他地方仍舊是大雨滂沱,唯有這一線之處,沒有半個雨滴落下。風雨蕩開,秦素一刀當頭劈向,韓邀月橫起手中玉笛格擋,雙腳向后滑去,濺起水花無數。秦素得勢不饒人,身形仍在空中,卻如天人境大宗師一般強行橫移,手中“欺方罔道”隨之而動,刀鋒在玉笛上摩擦而過,順勢削去韓邀月握住玉笛的手指,玉笛脫手而飛。

    這還不夠,秦素身形前傾,以手肘狠狠砸下,將韓邀月砸得一個踉蹌,險些撲倒于地,然后又一腳踢出,將韓邀月踢得橫飛出去,整個人撞入墻壁之中,一座廂房直接變為廢墟。

    秦素得勢不饒人,身形以一化九,除了秦素本尊之外,其余八個秦素分據八方,各出一刀,洶洶刀氣交織成網,使得韓邀月逃無可逃。

    剩下一個秦素本尊腳尖一點,拖刀快步奔行,快若驚虹,瞬間來到韓邀月的面前。

    韓邀月根本來不及反抗,只能瞪大眼睛,眼看著自己被秦素一刀刺入胸口,貫穿心臟,與此同時,“欺方罔道”上的刀氣驟然爆發開來,徹底滅絕了韓邀月的生機,死得不能再死,便是天人無量境的高手,遭遇如此重傷,也活不下來。@B
阿里彩票是正规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