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快穿之系統總是在坑我 > 正文 第86章整形煉體
    鐘藍把全部精力投入在如何給傅恒解毒,越發的專心研習蠱術和醫術,大長老見了欣慰不已。

    阿幼朵雖然調皮了些,但肯努力就好。

    另一邊傅恒被鐘藍要求鍛煉身體,吃著她專門熬制的藥膳,身體長出來了一些肉,看著沒有那么瘦弱了,皮膚再度白皙起來,如果沒有那片烙印,可以看出他原本的面容非常英俊。

    鐘藍覺得他另外的那邊臉有些礙眼,找了一副半邊臉的白色面具給他戴上:“你以后就帶著這個吧。”

    “謝謝。”傅恒微愣之后,伸手接了過來,戴在頭上。

    大小剛好合適,效果也非常不錯,把有瑕疵的半邊領著起來以后,剩下的另一半臉看起來就非常的俊美,還透著一股神秘之感,帶出去倍有面子。

    原本有些笑話鐘藍挑了一個病秧子的其它小姑娘紛紛嫉妒起來,直白點的直接找到鐘藍。

    “阿幼朵,我們兩個換一下藥仆怎么樣?我還可以把我最新煉出來的連心蠱送給你。”藍圖雅只在自己高高大大的藥仆說道。

    傅恒身體瞬間緊繃起來,老實說,他還挺喜歡待在鐘藍身邊的,哪怕她日后想要對他做什么也無法掩蓋她是一個好主人,出手大方,脾氣也很好不會動輒打罵仆人,還會為他們著想,這樣的主人,哪怕在陽朝也找不出幾個。

    “才不要。”鐘藍朝她吐了吐蛇頭。

    “你的這個藥仆病殃殃的,為什么不和我換呀?”藍圖雅相當不解,她都這么讓步了,阿幼朵都不肯換人。

    “當然是因為他長得好看呀。”鐘藍理直氣壯。

    “我記得他可是有疤的,哪里有那么好看呀?”藍圖雅指著傅恒的另一半面具,不客氣道:“喂,你把面具取下來!”

    傅恒不為所動,鐘藍見此得意起來:“哈哈,他可是我的藥仆,才不會聽你的話呢。”

    閻小魚趴在屋外懶洋洋的打了一個哈欠,總感覺她的小伙伴變成小孩子以后智商都跟著降低了。

    白銀系統嘲諷她:“這明明是演技到位,六歲的小姑娘就應該是這樣活潑可愛,天真無邪。”

    “活潑可愛就算了,天真無邪?呵呵……”閻小魚表示如果她家協作者天真,世界上就沒有天真的人了。

    她家的協作者可是智商200的人,腦子里的彎彎繞繞永遠都是她無法理解的,洞悉世事的能力不要太強。

    兩個半大的小姑娘吵了一番,依舊沒能達到交換的目的,藍圖雅氣呼呼的,一幅她才看不上傅恒的模樣,從鼻子里哼哼:“哼,我才看不上這個丑八怪病秧子呢?”

    傅恒一顆心刺痛起來,攥緊了自己的拳頭。

    “他才不是丑八怪病秧子呢,你就給我等著吧。”鐘藍立下豪言壯語之后,借著此事順理成章的把許多珍貴的藥材往傅恒身上堆,時不時藥浴伺候著,甚至還動了刀子,給他做了整形手術。

    發現鐘藍還會整形手術,閻小魚大吃一驚:“你還會這個?”

    “在**那些年和安東尼學的。”安東尼對中醫很感興趣,鐘藍也趁機向安東尼討教外科手術,兩人互相指導對方,都從對方等領域中收獲了不少的學識。

    而且在戰場上有的是練手的機會,整形手術雖然和其他的手術有所不同,但是對于手法精準并且經驗豐富的外科醫生來說,嘗試著去進行整形手術也不是多難的事情。

    被烙印燙傷的那塊死皮被鐘藍剜去以后又削掉了壞死掉的那一部分肌肉組織,涂上自己配置好的能夠促進細胞分裂的藥膏,纏上紗布,就等著臉上的肉長全了。

    蠱術和醫術原本就有一部分是重疊的,兩者結合起來以后,甚至可以做到活死人肉白骨。

    配合上她為傅恒準備的藥浴,敷在傅恒臉上的膏藥分校將會加倍提升,從傅恒本人的表現就能知道了。

    既然是要動手術,那肯定是要做麻醉準備的,被鐘藍迷暈的傅恒被生生挖去臉上肌肉的時候都沒有醒過來,而在藥效發作的時候,身體卻劇烈的顫抖著手指也無意識的要往臉上抓,只不過再怎么掙扎都無用,因為以防萬一,鐘藍一早就把他的手腳給綁上了,頭也固定起來,就是怕他掙扎壞事。

    掙扎無果的傅恒就要醒過來,鐘藍其實卻在他的耳邊哼起了巫歌,帶有神秘力量的巫力再配合特別的歌詞曲調,瞬間就安撫了傅恒的內心,沉入夢鄉之中。

    旁聽的閻小魚也暈乎乎的扒著床沿,提不起力氣,又生怕自己會掉下來。

    “我,我不行了。”仿佛喝醉酒一樣搖頭晃腦地閻小魚被鐘藍的手在頭上一揉搓,立馬困得不行,從床沿上掉了下來,呼聲漸穩。

    鐘藍隨手撈起它放在了搖籃里,白銀系統看不下去了:“這么點小小的催眠曲都抵抗不了,你干嘛還要對他一心一意的,找一個英明睿智的上司不是更好嗎?”

    “一個英明睿智的上司不會容忍自己有一個比他還要能干的下屬。”鐘藍一邊摸著淡淡的說道:“跟著小魚才有大展身手的機會。”

    白銀系統不說話了,果然,哪有人會無緣無故對別人好的,都是有原因的。

    臭貓居然能讓這么一個出色的人跟在自己的身邊,果然狗屎運強勢。

    一覺醒來,傅恒覺得自己的身體和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

    如同夢魘一般時時纏著自己的痛苦減少大半,臉上傳來一陣陣的痛癢,讓他忍不住就伸手想要去抓,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了。

    “現在還不能亂動哦。”鐘藍把頭湊過來,叮囑道:“在臉上的肉長好之前都不能去抓知道嗎?否則就前功盡棄了。”

    “臉上的,肉?”傅恒不解其意,他臉上又疼又癢,難道是因為被剜走了?為什么要這么做?這樣一來豈不是更難看的嗎?

    “對對。”鐘藍點點頭,即使相信傅恒的自制力沒問題,鐘藍也不會把他身上的束縛解開:“沒有恢復之前,就先好好在這里躺著吧。”

    @B
阿里彩票是正规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