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凱巴伯密碼 > 正文 第三百十一章 同謀賬號
    正文

    于嵪笑著點點頭,說道:“跟虞主編說一聲,做到了這個地步,都很難!我明天再當面恭喜他。”

    托馬斯聽到于嵪的話,看于嵪的樣子,曉得不會輕易罷手,不過托馬斯現在對姜飛、虞孟力這對組合是越來越有信心,曉得任憑于嵪怎么試探,對局面肯定是控制不住。姜飛和虞孟力應該還有一些其他人都不知道的安排,當初對諾亞方舟的監控行動,這次的燒烤餐廳,身為燒烤餐廳的股東,托馬斯和杰克摩斯等人都是今天才知道有這么個地方。

    于嵪其實有些失望,他和姜飛分開后,端著一杯香檳,坐到角落里仔細回想著有關今天的一切,突然間,他想起了一件事,立刻到了屋外的僻靜處,打通司空南山的電話,急聲說道:“還有一個地方,可我們遺漏了,苔絲盤下努瓦咖啡館,這些天都沒有營業,但是咖啡館里好像一直有人。”

    司空南山在電話那頭無奈地說:“我們現在獲得的這方面信息太少?這種形勢下,姜飛和苔絲都不會向朋友說起這個地方,兩個人硬是讓那里成為他們的小秘密。根據監視的警員分析,姜飛的守口如瓶,就是給苔絲做掩護,如果你想看這幾天日志的話,我可以把報告給你。”

    “好的,姜飛很少這樣高調處理事情,按照我的估計,他正面臨著很嚴重的問題,這樣一來,我們在短時間內就有極大的優勢。”于嵪并不只是說著玩的,他似乎陷入了沉思,邊想邊說:“姜飛表面上看,是因為身份地位上升了,便開始把自己一點點改變,讓人感覺他已經不像是原來那個人,但是他有目標,那種值得一擲千金的目標,在馬丁實驗室的秘密里,最無解的就應該是鉗元素。”

    司空南山那頭沒有接話,有個明顯的停頓,應該是尋找人咨詢;于嵪抬頭看路口開來一輛別克敞篷跑車,漂亮的流線型,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就像電影里看到的那樣,動作招搖,氣場強大。衛英覽確實有電影明星的派頭,華麗地走下轎車,在他身邊陪伴著的是一位美女,竟然是段嫣;兩人看上去很熟,談笑自然,沒有絲毫地做作。

    于嵪清楚段嫣的家庭情況,段嫣與衛英覽兩家是世交,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到了高中才各自去了不同的學校。于嵪皺著眉頭,問電話那邊的司空南山:“我看見段嫣,他跟著衛英覽來參加這個聚會,是你們的安排,還是她自己的行為?”

    司空南山斟酌著說:“慕翠彤那邊的行動我不清楚,不過我倒認為你沒有必要在這方面糾結,也許段嫣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成果,有衛英覽在,她應該不會有危險。你的看法與慕翠彤的看法一樣,姜飛是在下注,我們要弄清楚,他賭的是什么,賭命還是賭人生。”

    司空南山給了所有的答案,但是于嵪總覺得有點兒不對勁,一直到看見段

    嫣在觀察餐廳門口的攝像頭,于嵪便猜到了段嫣的來意,很可能是幫助某些人安裝攝像頭;于嵪有些好笑,姜飛肯定把衛英覽當回事,但是衛英覽不管知道不知道,要是讓段嫣得了手,一批人的臉會被打得啪啪響。

    姜飛已經坐在了虞孟力的辦公室里,可以通過不同的視頻看見于嵪和衛英覽的動作,可是姜飛沒有關注兩人,因為虞孟力鎖上了電子門,和阿梅一起陪著姜飛看今天在海上陵園拿回來的戰果。虞孟力扶正了自己的平光眼鏡,薄薄的鏡片后面的眼睛象一隊鷹眼,面無表情地說:“能親自看到妄自尊大的人垮臺是件好事,我們現在就充當促使這事實現的工具。”

    “你真的準備動手,是不是?”阿梅看著里面出現的是顧指火與馬丁談話的場面,解釋說:“這就是馬克自殺案的場景,一名叫馬克的警官被殺了,最后是馬丁教授查出來是計算機作案,操縱機器人殺了馬克。說實話,我厭惡這些,但是事實就是事實,這起案件造成了學術上的不同理解,甚至形成了一些俱樂部似的聚會。住宅、農場,想在什么地方就在什么地方。”

    “你夸大了,”虞孟力的目光還是留在視頻上,有些理解地說:“馬丁教授干得不壞嘛,曉得一個新接觸材料的人需要大前提,他和顧指火的對話其實就是一個引子,后面兩個人做的就是對各自理想的追求。馬丁教授看上去有些偏激,希望完全停止智能化的研究,對機器人加強管理;但是顧指火不同意,如果那樣的話,巨大的投入沒有一個人愿意干,所以顧指火與馬丁都把目光放在市政廳。”

    姜飛和阿梅都點點頭,這樣做的底牌就是官場決定一切,但是政府的很多議員都是大企業的代言人,消息傳出去后果就不可想象。阿梅特皺眉表示不高興說:“馬丁教授頭腦里裝著常人根本不可能回想起來的論據,但是隨著他死了,一切都變得支離破碎。”

    虞孟力笑著說:“那是因為大部分人沒有那種耐心,花上很多鐘點去仔細閱覽數以萬計的簡歷和檔案。不要低估馬丁教授的智慧,他所做的一切都包得密不透風,沒有人知道他他整個的計劃;馬丁教授說了,鉗元素是意外獲取的元素,沒有正確的數據與提取方式,原因在于衛杰景第一時間毀掉了實驗室里的設備。”

    姜飛認真地說:“老虞,你好像非常激動,他們兩個人誰毀掉的實驗室沒有關系,最起碼我不用再為這件事煩神,可以選擇一個合適的時候公布視頻,最好是不傷害衛杰景的情況下。衛氏集團和很多人都對鉗元素抱有很大的指望,現在,除了擁有鉗元素的那個人,其他人都在同一個起跑線上。”

    “也許,”虞孟力同意,看了下手表,換了一段視頻說:“這件事來來回回往復了太多出,希望這次是最后的結論

    ,六十六階魔方,馬丁教授根本沒提,說明他早已把這些交給了衛杰景。出人意料的是,馬丁教授有一個同謀,并且肯定不是康赟等人,也不是羅伯特,那個同謀幫助馬丁教授設計了整個計劃,不過出賣馬丁教授的,可能也是這個同謀,馬丁教授留下的是一個聯系方式,機器人賬號。”

    機器人賬號,姜飛在心中重復了一遍問:“是不是就是那種在官方有正式身份的機器人才能取得的賬號?”

    虞孟力點頭說:“不錯,這樣的機器人差不多享受了人類的待遇,但是因為程序的可復制性,根本無法判斷一個號碼下,是一個機器人還是幾個機器人,警方的跟蹤碼只能跟蹤一個,但是復制品是無法跟蹤的。你們相信,那些機器人公司,一套編程,每次只做一個機器人嗎?”

    “這個要求太難,大部分計算機公司會標榜自己改寫了程序,沒有完全一模一樣的兩個機器人商品。”阿梅笑了說:“馬丁教授沒有研究機器人的履歷,包括羅伯特,都恐怕是在對方的協調下改造的,但是馬丁教授是頂級的科學家,他還是留了一手,就是那個小機器人的改造,沒有第二個知道。如果虞主編的猜測是正確的話,我們需要找到哪里出了問題,可惜沒有地方下手。”

    姜飛不慌不忙地說:“馬丁教授繞了這么大的彎子,不可能沒有留下金手指之類的東西,我們還需要對所有的芯片與主板進行檢測。最優先考慮的問題就是找到賬戶后面的人,那絕不會是虛構的一個陷阱。”

    虞孟力點點頭說:“從一開始,我就是這么做的,但是那個賬戶所使用的機器人編碼已經被注銷,就意味著機器人已經死掉,很巧,這個機器人的所有權正是衛氏集團;我調出了馬丁教授與這個賬戶的之間的郵件,還有警方的資料。綜合起來證實了一點,衛氏集團的一位部門經理負責監管這名機器人,這名機器人是辦公室負責設計物流線路的,在賬戶第一次與馬丁教授發生聯系的時候,坐在經理位置上的人是柴重,在五年前,柴重短期去衛氏負責安全事務的時候。”

    阿梅猜測說:“就是那個讓人頭疼的日子,衛氏集團有了內鬼,不斷地發生了搶劫的案子,柴重前去破案的時候。假如說,一開始只是柴重想借助馬丁教授在檢測方面的某些技術,可是柴重為什么不直接聯系馬丁教授,他們可都是警局的顧問,算得上是同事。”

    “應該是衛氏集團不同意,所以給了一個機器人賬號便于監管。”虞孟力的臉色始終沒有笑容:“關鍵是衛氏集團知道這件事,柴重知道這件事,警方知道這件事,但是沒有一個人和我們提起。我估計,顧指火從一開始,就判斷姜飛有問題,就是因為這個賬號,看過郵件的人都知道,馬丁教授有一個同謀。”

    (本章完)

    @B
阿里彩票是正规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