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凱巴伯密碼 > 第四百六十五章 短信
    正文

    慕翠彤沒有再問什么,杜洛的案子與姜飛沒有直接的關系,那場談話被專家們分析,并沒有還原出原來的對話;姜飛與虎妞離開咖啡廳,兩人先坐電梯到了六層,酒店的安保部門占了六層的一半,主要是機房和器械室,還有一個機器人指揮中心。走廊的盡頭是開放式的臨時辦公區,分隔成一個個小房間,都安裝了隔音和單獨的網絡安全設施,有的房間還有一些特殊的機構,讓姜飛想起格布船長套間里的微型電梯。

    虎妞領著姜飛穿過彎彎曲曲的狹窄過道,走到位于公眾電梯口的一間辦公室,辦公室里已經布置好了設備和燈光,很有點像做專訪的所在,牛仔南正在和幾個人在談話,一個女人孤零零地坐在另一側的椅子上在看手機,直到姜飛走進去才抬起頭。女人認出了姜飛,立刻站起來,恭敬地笑著。

    姜飛也認出了對方,出于禮貌微笑著點了下頭,目光朝其他幾個人望去,那幾個人好像沒有防備,急忙點頭回應;牛仔南走過來,介紹女人說:“這一位是錢杰克介紹來的記者,邰蘭花,說是很有前途,為了拍新聞在某處臥底兩年。”

    姜飛又打量了女人一眼,衣服很合身,很上檔次的面料,體型健美,容貌亮麗,緩緩地點點頭說:“s酒店是個不易臥底的地方,兩年的時間確實夠漫長的,拍到什么有價值的新聞沒有?”

    邰蘭花啞然失笑,伸出纖細的手說:“姜總真的是好記憶,我們在咖啡館最多只見過兩三次?”

    姜飛與邰蘭花握握手說:“既然是錢杰克介紹的,我相信你,我只是想說一下我們這個置換的原因。”

    姜飛開口直奔主題,邰蘭花笑容滿面地指揮起團隊工作,笑著說:“姜總,可以開始了。”

    姜飛點點頭說:“我一直在找一條能夠擺脫資金鏈斷裂的途徑,最后還是找到了,就是這次置換,我沒有能力去做一些大的買賣,只能夠經營一家沒有多少技術含量的會所。所以我選擇了置換,等于是我徹底放棄了微林電氣訂單的經營公司和火九基金的機器人公司,要了這一座可以散漫掙錢的場所。”

    邰蘭花望了姜飛一眼問:“你作為微林電氣的股東,現在希望不要去涉及業務,是微林電氣給了你壓力,還是其他什么原因,我們希望了解真相。”

    “是我個人的原因。”姜飛坦坦而言:“我現在希望在股市上關注微林電氣,也希望他的業務與掙錢能力蒸蒸向上。”

    四周的人都笑了起來,邰蘭花不死心又問:“那你知道微林電氣的反應了嗎?”

    姜飛有些滄桑感地說:“誰知道,微林電氣的代表晚上才到俱樂部,因為警方建議不再接待新客戶,所以我安排他們住到了其他地方。因為到現在我們雙方還沒有見上面,現在談什么都顯得太早,誰又知道明天會是什么

    樣子。”

    邰蘭花討了個沒趣兒,只好換下一個問題:“姜總,你們公司的核心產業是什么?”

    姜飛停頓了一下說:“炫云是貿易公司,幾乎沒什么產業;馬丁實驗室的核心在查德教授他們的腦海里,我的核心產業就是這個俱樂部,我會改變以前的作風,將取消貴賓服務的所有條件,爭取早日讓俱樂部盈利。”

    窗外的夜色更濃,碼頭邊依然閃爍著霓虹燈,姜飛說話的身影顯得特別孤單;邰蘭花見過姜飛幾次,曉得姜飛相當于走在充滿了危險的街頭,突然間,姜飛在邰蘭花的眼里變得如此陌生……邰蘭花只能說姜飛進步了。有短消息提醒,邰蘭花習慣性地看了看自己手機上的畫面,大海里,一把很大的電鋸和一張熟悉的臉,只是那張臉已經蒼白得沒有血色,一雙眼睛緊緊地閉著。

    邰蘭花一抬頭,看到姜飛和牛仔南都有些驚異,平淡地笑道:“一個小惡作劇……”

    邰蘭花沒有說實情,也沒有任何的異常,但是姜飛與牛仔南都從她剛才低頭的手指抖動中看出,這個短消息沒有那么簡單;姜飛微笑問道:“邰小姐,還有什么要問的?”

    “沒有了。”邰蘭花不顧幾名同伴的驚訝,落落大方地說:“沒想到這么快就結束采訪了,姜總謀定而后動,應該不會給我什么太多的機會。”

    “不能這么說啊,要是登出去,公眾還以為我故意刁難你,我和你既然有緣,應該后面還有見面的機會,到時候你可以繼續問。”姜飛仿佛無意中吐出一句真心話,卻又不想收回,主動后退了一步讓路,把說話的機會留給牛仔南;牛仔南目光掃視著邰蘭花的臉色,有意無意地說:“真的很有緣,我都沒想起來s酒店的咖啡廳。”

    邰蘭花沒有介意,姜飛很難得地主動安排一次采訪,已經讓還在酒店門口的同行有些議論,邰蘭花不清楚是錢杰克的能量夠大,還是姜飛有別的打算,她現在急切想要知道的是,那個人現在是死是活,在什么地方。邰蘭花的眼里驀然出現一種斗志,敏銳的雙眼不留痕跡地掃過姜飛,姜飛似乎毫無覺察,正在吩咐虎妞,給采訪的記者準備一份夜宵。

    邰蘭花聽到說聲:“謝謝。”

    “為美麗的小姐付賬,姜總從來不會在意。”虎妞難得開了一句玩笑,帶著記者們出去,牛仔南走近姜飛低聲說:“一定出了問題,這個女人既然能在s酒店臥底那么長時間,一定是個厲害角色,一則短信就讓她震驚,內容也太嚇人了。只是我懷疑一點,我到現在都沒有看到s酒店有什么驚天動地的新聞,兩年的時間,沒有成果就退出來,而且是心甘情愿,應該是上面安排的舉動。”

    姜飛想了想問:“她是哪家平臺的,查一查公司背景也許就有答案,雖然沒有按照我的預想,但是總算有意外收

    獲。”

    姜飛不怕一個個人物跳出來,怕的是都象獵手一樣蟄伏在某個角落,某一時間突然給自己致命的一擊;牛仔南微笑著點點頭,指了指隔壁的一個房間說:“要不然我們和老虞做一個鄰居,也睡不了多長時間了。”

    杰爾杜根本睡不著,老年人本來覺就少,加上擔心,杰爾杜幾乎是一直靠在床上閉目養神,身邊的住房電話忽然響了,待鈴聲響過規定的幾聲后,杰爾杜拿起電話,對方那一邊卻沒有聲音,只是在敲打摩斯電碼。杰爾杜曉得是中間人在發消息,按下了電話錄音,他和衛恩普約定的方式很簡單,摩斯密碼是倒過來打的。

    杰爾杜解開電碼嚇了一跳,打電話來的竟然不是中間人,而是告訴他中間人已經死了,并且要求明天上午九點,在電影城的努瓦咖啡館見。電話已經被掛斷了,杰爾杜判斷不出來自己到元望的目的是不是已經被泄露出去,打電話的人是衛氏安排的人提醒自己,還是除掉中間人的人在引誘自己上鉤。

    但是杰爾杜明白,對方能知道密碼的方式,那么就知道中間人的所有情況,此刻對于他注定是沒有選擇的一次冒險;杰爾杜走到臥室門口,聽了聽外面沒有動靜,只能苦笑著搖搖頭,生死已經不足為懼,只有孫子才是他唯一的牽掛。

    杰爾杜沒有敢帶著孫子冒險,考慮了半個小時,決定讓管家帶孫子留在酒店,自己一個人前往電影城,努瓦咖啡館的底細他還是了解的,那一對情侶唐泰斯與武珍麗都是這個圈子的人,差不多就是打著商業間諜標簽的奇人,但是衛氏還是因為需要唐泰斯的技術用了唐泰斯幾個月,付出一大筆錢,可惜最后弄走唐泰斯的計劃失敗了。

    不對,杰爾杜在床上坐了起來,跳到地上來回踱步,這對情侶與姜飛關系匪淺,咖啡館也是從苔絲手上買的,但是兩人白天的時候壓根沒露面,以姜飛那樣溫吞水的性格,應該不會忘了下請柬,是兩人有其他原因沒有過來。什么事這么重要,杰爾杜在房間里踱起步來,難道中間人與他們有關系。

    假如真的有關系,或者中間人落在他們手中,那么多多少少都應該有點消息,杰爾杜一面自己在網上尋找線索,一面呼叫元望市長期合作的兩名偵探,要他們幫忙打聽;不到一個小時,一名偵探提供了一個線索,警方大批的船只忽然出海,方向是東南,似乎是去尋找什么人。

    杰爾杜心里一跳,憑著這么多年來逃生的經驗,杰爾杜差不多能確定出事的人與自己有關,心里暗恨中間人原來做的太絕,要不然自己這時候可以直接電話確認一次,或者與衛氏集團聯系。杰爾杜盡量讓自己聲音平和:“天巖村電影城與努瓦咖啡館出事了嗎?我出三倍的價錢。”

    偵探在那頭笑道:“我剛才忘了說了,唐泰斯失蹤了,是主動離開的。”

    (本章完)@B
阿里彩票是正规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