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重生之廢材崛起之路 > 第559章
    正文

    小小的院子里最多的卻是醫療器材和醫生,不過現在就算是最牛逼的醫生也不說話了,這個人其實已經死去好些日子了,可眼前的這個老人說什么也不同意,非要逼著醫生各種搶救的。

    老人雖然看起來年紀很大了,可是他身邊的人可是直接將槍都給拿在手里了,非常配合老人的要求。

    這幾個醫生本就是常年給這家人看病的,當然是非常的清楚這家人。

    “王老啊,這個我真的是沒有辦法了。”穿著白大褂的老醫生實在是沒有任何辦法了,他當然知道床上躺著的這個人對于老人的意義是什么,可是這人都已經死了好幾天了,他們實在是沒有任何任何辦法的,只是老人的心情他能理解,但也不能因為這樣就將所有人都關在這個屋子里啊,他們又不是神仙。

    “不行,你必須要把他給救活,必須!”老人眼窩深深地陷了進去,臉色很差,但是眼里卻是閃著詭異的光。

    “可,可……”

    這個彌漫著奇怪味道的小院子成功的讓王家所有人都感覺到了異常,其實王家的人也并不多的,能住在這個小院子里的就更加少了,這些年為了保住王家的這個最大的秘密這里已經很多年都沒有別的人來了。

    能知道這個秘密的人都是絕對的心腹,可是心腹這種也并不是就沒有任何變化的。

    就比如說此刻,在這個小院子的一個很不起眼的小屋里就有一個人正在給不知道什么人打電話說著這里的事情。

    事情很簡單,幾句話就能說清楚,可是他也并不是每天都能找到這樣的機會來打這樣一個電話的。

    而接到這個電話的人在掂量了一下這幾句話背后的含義之后四下看了看這會兒正是吃放的時間就他一個人在值班,快速撥了幾個數字接通之后也只說了兩句話掛斷了,整個不超過一分鐘。

    接電話的人也明白這個電話的重要性,那邊掛了之后他都直接另外撥了號碼,這個號碼就是徐舟的了。

    只是這會兒兩個人正在外面吃午飯了,兩人也沒那個心情去太遠的地方,為了安全車都開的很慢,路上結冰的地方不少,徐舟那小心謹慎的模樣羅羽也不想老是去刺激他。

    這小孩的心里素質還是不行,這老是一驚一乍的,這么小就有白頭發可怎么是好。

    不過好在這邊也還是有不錯的飯店的,選了一家看起來很不錯的店選了幾個菜,想了想又加了幾個,見到徐舟不敢置信的眼神過來,解釋是要打包帶回去當晚餐的。

    “姐,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啊,怎么也要找個阿姨來做飯的。”徐舟一邊喝著飯店提供的茶水一邊說道,他實在是沒想到這個居然成為了現在的頭等大事,以前有小薇姐這個一點兒都不是問題,可現在……

    “放心吧,這樣的情況也就這幾天了,很快這南楓城就會變天了,到時候蘇越姐或者是白汐姐她們就要回來了,再堅持堅持。”

    徐舟覺得自己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剛剛出來的時候說的讓自己決定隨便找阿姨的事情難道就這么沒了,剛才他要是不問的話晚上是不是就能吃到好吃的了,他都想好了選那個阿姨來做飯了。

    “行了,行了,這家店的菜很不錯的,我來過幾次,等天氣再好一些我們就直接進城吃去。”羅羽跟安撫小孩子似的笑瞇瞇的說道。

    等兩人吃完了飯,羅羽居然還有心情又去采購了一番,這兩天天氣很不錯,之前因為雪太多送不進來的各種水果已經是堆的滿滿的,她隨意的逛著,見著什么都往小車里丟上一些,不多一會又是滿滿的一車了,好在徐舟知道她這個習慣,兩個人兩輛車那是標配了。

    這會兒正在冷凍區看了,就被徐舟一把給住了,羅羽被這一嚇,直接將手里的奶都給扔回去了,轉過頭正要對著身邊的人發怒,就見徐舟正在給她擠眉弄眼的,死死地拉著她不放,更是不讓她轉臉過去。

    等弄明白了靠近自己的人可能是認識的之后果斷的沒有回頭拉著徐舟就直直地往前走了,直到一個貨架后面停下來,徐舟小聲的在耳邊說道:“是齊月玲。”

    她激動的當場就想要上去拉住這女人了,好不容易才被徐舟給拉住了。

    “你拉我干嘛啊,我得去問問,她們是怎么能做到這一點的,得好好學學啊。”這些天她可是一直都不知道孟建國的具體情況的,守在門外也沒什么大用的。

    “姐,你冷靜點兒啊,她可是認識你的,也知道你是誰,你就這么沖上去還不得又將人給嚇跑了,我找到她們可是費了很大勁兒的,可不能就讓你這么給嚇跑了。”徐舟反倒是拉的更緊了,對于這兩個女人他是心有余悸的,差點兒就真的消失了,他這些日子的勞心勞力羅羽雖然也是看在眼里,可是在見到這女人之后實在是太激動了差點兒就沒控制住自己。

    有些尷尬的伸手從貨架上隨便拿了點兒什么扔進購物車里,才發現自己身邊的兩輛都已經裝的滿滿的了,想了想,讓徐舟去結賬,而她直接上了二樓的女裝區。

    再次在停車場看到人的時候徐舟都差點兒沒認出來,“快,快,跟上前面那車。”一邊上車綁安全帶一氣呵成,一邊指揮著徐舟去追前面的車。

    “姐,不用這么著急的,我知道她們在哪兒,你要是想見的話我可以安排,……”雖然這么說著,可還是順著羅羽的手勢跟上了前面的車,七拐八彎之后果然發覺不對了,“這不是回去的路啊?”

    “這邊有沒有什么小道的?”羅羽反而是鎮靜下來了,齊月玲不認識小舟,只要自己不被認出來就好了,而現在的模樣她自信沒有幾個人能認出來了。

    “沒有。”對于這個徐舟倒是很斬釘截鐵的。

    “那就跟上去看看這個女人搞什么花樣?”對于齊月玲在這個時候冒險倒是很有興趣的,她縱然再心大也知道這個時候很危險吧,但是冒著這樣的危險都要去的地方那可就是對她來說非常的重要了。

    果然車在拐進了一條小路之后就停了下來,齊月玲從車上下來,手上提了不少東西,依然是將羽絨服的帽子戴上了,雖然沒有轉過身來,但是羅羽肯定這人肯定已經用圍巾遮住了臉,至于手上的東西有些遠就看不太清楚了。

    “姐,剛才我看見她買了不少奶粉。”徐舟突然間想了起來,當時結賬的時候人太多,他也只是隨意的瞟了一眼而已。

    沒聽見羅羽的聲音,他轉頭看向羅羽的時候,卻聽見她帶著笑意說道:“有意思,這件事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順著目光看過去,有個婦人迎了出來,接過了她手上的東西,然后就看見一個小朋友搖搖晃晃的撲了出來,齊月玲在看見孩子后直接撲了上去,一把就抱住了差點兒摔倒在雪地上的小孩子。

    徐舟也是吃驚的張大了嘴,雖然他沒有把握說自己絕對掌握了這女人的消息,可那也**不離十了啊,現在這個是個什么狀況啊,甚至就連這里他知道的信息里可就是從來都沒有過的,但是看這兩個人的互動,關系很親密啊。

    “這個……”

    “行了,別這個那個的了,這女人要是沒這么一出我才奇怪了,查查吧,雖然影響不了大局,但是這個時候要是她們倆自己內訌起來我還真怕那人就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

    對于這種八卦雖然有心,也不過就是好玩罷了,還真沒怎么放在心上的,回家之后倒是繼續趴在桌子上寫寫畫畫,反倒是徐舟將羅羽放在門口看著她進屋之后又走了,羅羽也不計較,她當然知道這人這么著急忙慌的是要去干什么,她其實也很期待那個結果的。

    等到將王家的情況理清了之后她站起來身來,看了看時間,往樓下健身房走去,一邊走一邊還在感嘆自己大膽的推測出來的那個結論。

    也不知道是那位大神給王家下了詛咒,王家斷子絕孫這事兒還真的怪不到別人頭上去的,這是他們家自己求來的。

    這事兒的根源就在王家那位最為驚才絕艷的先祖身上,只不過當時根本就看不出來,她也是在對比的很多資料,甚至讓何濤將另一家人的病歷給找出來之后才發現的。

    只不過這個王家的后人應該也發現了,否則那家人的病歷不可能會保存的這么好的,這省去了她很多功夫的。

    王家的祖上愛上了一位病美人,這本來也算不上什么的,但是偏偏王家本身就不是長命百歲的基因,而更是因為愛屋及烏的王家的幾代后人都娶的是那位冰病美人的娘家姑娘,而無一例外的這些姑娘都是非常嬌弱的,這樣一來這基因就越來越強大,后來的王家人都體弱多病應該就是從這里來的,王家后來發現的時候都已經晚了,這么多年的改進效果并不太好,而這中間有沒有人刻意引導就不知道了,但是王家的后人身體是越來越弱了,到了這一代已經有兩位在三十歲之前死了。

    而剩下的那個還在國外折騰生孩子的事情,不過離著三十這個大門也不遠了,他的體檢報告羅羽也看到了,估計也差不多了,如果上次羅毅他們救回來的那個人出點兒什么事的話王家可能就真的完了。

    喘著氣從跑步機上下來,王家的情況實在是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或者很多人都根本就不會想到王家居然會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可王家也是堅強居然真的能扛了這么多年。

    只是她其實不太明白既然已經知道了這一點王家為什么在后來娶的都還是身體很弱的女子,這一點她是從王家人的病歷上看到的,這份非常完整的病歷里除了王家子孫還有他們的妻子,這些女子能活過三十的都非常少。

    她就不相信王家的人就這么愛情至上的,真的就喜歡這種病美人,可是也沒有證據證明這些女孩子就是幌子啊。

    “幌子,對了。”一個激動差點兒將啞鈴落到了地上砸了自己的腳,她是蹦著離開健身房間的,甚至就連身上的汗水都來不及擦干。

    好在屋里也不冷,穿個裙子也能過,這會兒她急著證明一件事也沒工夫矯情汗黏在身上舒服不舒服的。

    “果然啊,這些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燈。”

    半個小時之后她再次拍了拍桌子,果然太陽底下沒什么新鮮事的,王家確實是不太容易,可是他的反擊也是相當可怕的,甚至就連楚門這么多年來被遏制在一定的范圍都是因為有王家在,看起來他們也并不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只是羅羽還是沒能想明白王家既然早就已經知道這件事了,可為什么每一位王夫人都是這么短命的,這實在是太不符合常理了。

    “姐,你怎么還沒睡啊?這都幾點了?”徐舟覺得自己快要累死了,要不是還有一口氣撐著直接就想要睡在樓下的門廳處了,脫下外套的時候他都差點兒睡著了,這一晚可是高強度啊,沒想到好不容易爬上樓來就看見羅羽的書房還亮著,還能聽見羅羽在書房里拍桌子的聲音。

    “呃,……你回來了,……幾點了啊?”羅羽剛才因為知道了一些事情興奮了,被徐舟吼了這么一嗓子有些反應不過來,看了看窗戶,發現中午的時候出門就將它給拉的嚴嚴實實了,這會兒都還沒有打開了。

    “姐,都凌晨了啊,再過一會兒天就要亮了啊。”徐舟實在是有些支撐不住了,直接靠著書房的門就往下滑了,一邊嘀咕一邊就這么睡著了。

    “哎,醒醒醒醒,別睡這兒啊,回自己房間睡去……。”眼睜睜的看著徐舟就這么直接滑到了地毯上然后就沒聲了,被嚇了一跳,扔下手里的東西跑到面前,看見他發青的臉色就有些著急了,折騰了一番之后發現他就是睡著了,而且還弄不醒了,只能將人拖起來往房間去,好在這動作有些大了,徐舟勉強能配合,只不過一到自己床上就徹底睡死了過去,他已經好幾天沒怎么休息了,雖然年輕可也實在是扛不住了。

    羅羽當然也清楚這一點,這幾天就看見這小子每天進進出出的,她本來一直想讓他強制休息一下的,可總逮不到機會,一提這事兒他就找機會溜了。

    看到徐舟都累成這個樣子了想起遠在邊城的那幾個人也不知道他們怎么樣了,前些日子因為蘇越天天叫著要回來,她實在是沒有法子了,只能將人給弄到邊城去,至少能她不往這城里沖,要知道自己因為各方的牽扯不會有太大的危險,可她們這些人就不一定了,本來這幾年的強勢崛起就已經吸引到了足夠多的關注,這個時候被人抽冷子對付一下也不是沒有的,她可不想在這個時候將自己的人都給搭進去,否則也不會費那么大的勁兒要將人給弄走了。

    在南楓城里可能會吃點兒虧,可自保還是能做到的,但她并不愿意將自己身邊最重要的這幾個人放在顯眼處被人攻擊,孟建國這樣的魔鬼最會做這種事了,想他當年用自己來控制孟瑤的事情就來氣,恨不得直接弄死他了,可現在還不是時候啊,甚至她還要祈禱著那兩個女人別把人給弄死了,否則孟建國控制下的那些人和勢力一旦亂了對現在的情勢和邊城沒有任何好處的。

    “算了,我還是先睡會兒吧,也不差這么一會兒的。”@B
阿里彩票是正规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