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成了武俠樂園的NPC > 第六百四十七章 地下室
    搞不清楚。

    這是王偉通過這段時間的情況,得出的一個結論。

    天上飛的鳥,水里游的魚,

    還有地上跑的老虎,野豬,熊瞎子,

    地底的螞蟻蚯蚓之類,他全都抓來了好幾只,

    最終得出的結論都是一模一樣,那些都是真的動物!

    它們身上沒有摻雜絲毫不應該有的東西。

    可白香寒他們依然保持著雕塑的狀態沒有絲毫異動,

    這真與假之間,王偉已經是被弄糊涂了,

    最后他只是暫時放棄這個問題先不去思考。

    除了他想不明白之外,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白香寒他們四個,還需要他來照顧呢,

    可沒有那么多時間都去考慮這種事情。

    “……終于是搞定了!”

    忙活了好幾天,看到一切按照預想般竣工了,

    王偉下意識地用胳膊擦了擦額頭上,那根本就不存在的汗。

    因為不知道白香寒四人到底何時才能恢復,

    王偉不可能一直背著他們到處亂竄。

    現在這種雕塑的狀態,他一個人扛四個倒還可以,

    可一旦都恢復正常了,

    除了武廣圣之外,其他三個受傷都是很重的,

    路上的顛簸怕是承受不住,

    還是要找一個能靜養的地方才行。

    這么想,王偉索性就在距離村落十公里外的一處密林里,挖掘除了一個地下室出來,

    這地下室的地面墻壁還有屋頂都是用厚實耐腐蝕的金屬板打造,

    材料全都是王偉從兔將所在的那個村落據點的倉庫里搬過來的。

    這種事情換做以往,王偉肯定是不敢去做的。

    誰知道這些靜止什么時候便會恢復,還是小心戒備的好。

    可一年都過去了,還全無反應,

    這期間王偉的膽子已經是變得越發大了起來,

    可以說除了不敢直接把兔將和其手下都給弄死之外,還真沒有什么他不敢做的了。

    在將白香寒四人的“雕塑”堆放進了堆滿各種物資的地下室中,

    王偉將為了打造這里,在沿途留下的一些痕跡統統都給抹除了。

    這樣不管這里什么時候恢復正常,兔將那些人想要找他們,都是不太可能的了。

    這樣就給了白香寒,孫悟空和托爾三個融合體恢復正常后的療傷,爭取出了時間。

    人有事情做得時候,會很專注,不會去思考很多東西。

    可一旦閑下來,難免會胡思亂想起來。

    王偉便是如此。

    之前忙著打造這個藏匿白香寒他們的地下室時,他還沒覺得什么

    此時一安靜下來,看著白香寒四人都靜靜地保持著不動,

    王偉立刻是感覺到心里生出了幾分孤寂來。

    說起來他已經一年多都是一個人了。

    若是穿越前,一年多只有一個人也沒什么,

    只要有網有wifi,那用以打發時間的事情,簡直多到生命都不夠用了。

    可現在呢?

    網和wifi是沒有的,

    至于自由,雖然喊出武裝自由后,他身上會依照所想出現相應的甲胄部件來,

    可除此之外,自由并無其他任何反應,管他如何呼喚都是沒有聲響。

    就像是和白香寒他們一樣,自由也被弄得停機了一樣。

    “練功吧。”

    王偉嘆息了一聲,盤膝坐在了地上。

    先前在地堡的電梯里,為了準備時刻逃走,他一直無法入定,

    現在好了,這個地下室被他隱蔽的很好,不用擔心在被誰發現,

    這讓王偉終于是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修煉之中,

    或者說,他這么做其實是為了打發時間,

    等待白香寒他們蘇醒更為準確一些……

    ……

    ……

    ……

    王偉緩緩睜開了眼睛。

    第一時間,他的目光放在了白香寒四人的身上。

    沒有任何變化。

    王偉搖了搖頭,又把目光移向了一旁的能量塊上。

    這個將近兩人高的地下室中,他在屋頂上接了一展燈。

    除了是為了點亮這里之外,還可以當成一種時間的判斷工具。

    從能量塊中所剩余的分量來看,

    王偉估計他這次的入定打坐,已經是足足過去了三個月。

    “……又三個月了嗎。”

    王偉嘆息了一聲。

    從那一天的突然靜止,已經過去了一年三個月了,

    這個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該不會真的是破產,被遺棄了吧?”

    王偉如此想。

    他小時候家附近就有一個游樂園。

    開業前幾個月那叫一個門庭若市,

    但是沒過多久,幾乎就變得無人問津。

    當然也不是真的沒人去,只是但凡生意都要講究一個成本,

    以那個游樂園的設施數量占地規模,

    人去的少了和沒去之間的區別還真不大,

    無非一個是細水長流的慢慢虧損到破產,一個是直接破產……

    后來,那個游樂園的老板直接是半夜跑路了,

    留下一個無人照料的,漸漸成了廢墟的游樂場。

    目前這個情況,王偉覺得似乎很是相似啊。

    不過游樂場的倒閉至少還算是有跡可循,

    這個世界會倒閉,王偉卻是沒有發現有任何先兆。

    依然想不出個所以然來,王偉索性繼續入定修煉。

    他現在所能做的,就是等。

    反正他這地下室里的堆了不少能量塊,

    再不夠的話,還可以去兔將在的村落去取。

    他已經大概估算過了,

    如果是按照最低消耗來計算的話,這些能量足夠他用好幾百年了。

    ……

    ……

    ……

    “不行了……”

    王偉猛地睜開了雙眼。

    在又經過了三個月的入定后,他坐不住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莫名的情況弄得他心緒越發的的不穩。

    即便想要入定修煉,也很難做到心態平整,十分容易走火入魔。

    “算了,出去轉轉曬曬太陽,轉換轉換心情吧。”

    王偉覺得他這種煩悶,或許也跟長時間身處密閉空間中有一定關系,

    想到做到,王偉立刻是從地上一躍而起,推開地下室的大門便走了出去。

    可門外等待他的不是暖陽,而是清冷的月色。

    “……”

    王偉微微一愣,隨后自嘲地笑了笑。

    “晚上就晚上吧,月下漫步也是不錯的。”

    別說,從晚上走到了白天,王偉的心情的確轉好了不少。

    也就是從這一天開始,他開始除了雨天之外,都不在地下室中過了,

    改為在地下室外的一處大樹上,開始了日曬月沐的日子。

    不過為了擔心白香寒他們幾人蘇醒過來時,他沒再跟前無法立刻得知,

    王偉便在武廣圣的身上栓上了鈴鐺,

    這樣只要武廣圣一旦恢復了正常,隨著他的動作鈴鐺便會響起,他也就能知道了。

    ……

    ……

    ……

    如此又三個月過去了。

    “啊啊啊!”

    王偉在樹上撓了撓頭,臉上寫滿了煩躁。

    為了能聽到鈴聲,在白香寒他們醒來的第一時間沖進去,

    他無法離開地下室太遠的位置。

    也就是說,他雖然身在外面,可每天的活動空間其實依舊很狹窄。

    而且每天除了修煉就是修煉,再無其他樂趣可言,

    整整一年六個月了,這種日子他已經是快到極限了。

    “不行,還要找點什么事情做……”

    叮鈴!

    忽地,坐在樹上的王偉聽到了地下室中傳來了一聲脆響!

    王偉臉上適才的那股煩躁,瞬間變成了興奮!@B
阿里彩票是正规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