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我要做閻羅 > 第737章:圣杯傳說(二)
    “請繼續。”許久,秦夜才點了點頭說道。

    納蒂亞微微垂首:“公元320年,著名的埃及地府擴張之戰,傾巢而出,甚至搬出了永恒公正天平,無數狗頭人身的冥府軍隊沖過紅海。這一戰足足打了五十五年,猶太教的陰靈,基督教的陰靈為了守衛圣城發起了無數瘋狂的攻擊,甚至歐洲都有數不盡的基督徒自發前往,最終,在三教圣城耶路撒冷的決戰中,阿努比斯冥王和他率領的法老,神官,祭祀連續攻破耶路撒冷和麥克白,宣告了戰爭的結束。”

    “地府歷,公元375年,阿努比斯召喚煉獄冥火,焚燒中東冥府天方圣城,黑暗圣城,連續一個月。將兩座冥府燒為灰燼。”

    秦夜腦海里的絲線越來越緊密,315年,最純潔的加拉哈德在耶路撒冷舉起圣杯,5年后,埃及地府出征,明明針對非洲是最好的選擇,卻選擇了直撲基督教的老巢中東地府,這時間……未免太緊了?

    “看出來了嗎?”羽蛇神臉上洋溢著兇戾的笑容:“他根本不是為了占領土地,否則,當時針對非洲是最好的。那時候的非洲,我都還沒有到,整片大陸府君都看不到一個,然而它沒有,反而直撲中東。啃了一塊難啃的骨頭。也就在那時候,我被阿茲特克神系驅逐,在這場大戰的五十五年中,在非洲站穩了腳跟。”

    因緣際會啊……秦夜感慨了一聲,能活到現在的閻王,哪個都不是省油的燈。

    “所以,他既是為了土地,也是為了……創造級別的神器?”他幽幽道:“在他看來,非洲什么時候拿下都行,創造級別的神器卻可遇不可求。正好,那時候他偶然發現了圣杯的存在,僅僅三年,就調集全國之力滅了中東地府。”

    “完全正確。”羽蛇神舔了舔嘴唇,舌頭已經化為蛇信:“而圣杯的故事,就在這里得到了延續……”

    他深吸了一口氣道:“我推測,當時阿努比斯業火焚城,就是為了找到圣杯的蹤跡,可惜……它沒找到。”

    “你肯定?”趙云目光一閃,凝聲問道。

    “我非常肯定……天道的答案不會假,彼世安溫的魔法爐所在的地方絕不在埃及地府。”羽蛇神斬釘截鐵地回答:“他搜索了整個中東的冥府都沒有,所以……”

    秦夜緩緩接上了:“只能在陽間。”

    他站了起來,手中輕輕轉著珠串,若有所思地開口:“一戰五十五年,那么結束的時候,就是375年……375年……真是好啊……我明白了。”

    趙云抬了抬眉,秦夜轉過身來,冷冷道:“378年,發生了一件著名的大事,甚至在歷史上都赫赫有名。”

    “那就是……東西羅馬分裂。”

    “羅馬帝國,是當時和漢朝一樣強大的帝國。當時,哥特人一支西哥特人得到羅馬皇帝的允許,從北方達西亞越過多瑙河,移居米西亞省和色雷斯一帶。但入境的西哥特人不堪羅馬官吏的壓榨和暴行,于376年掀起大暴動,形成星火燎原之勢。”

    “378年,羅馬皇帝瓦倫斯率領的羅馬四萬大軍在亞德里亞堡與弗里迪蓋倫領導下的西哥特人展開決戰,結果被其打得大敗,瓦倫斯皇帝戰死。在歷史上,他的死可以被看成是古代帝國和中世紀帝國分家的時間。瓦倫斯的繼承人狄奧多西烏斯一世將整個帝國再次分開。”

    手串聲一停,他轉身道:“395年,狄奧多西烏斯一世將這兩部分分別交給他的兩個兒子阿爾卡狄烏斯和霍諾里烏斯。阿爾卡狄烏斯成為東部的統治者,霍諾里烏斯成為西部的統治者,他的首都是米蘭。從這個時候開始東部的這個帝國一般被稱為東羅馬帝國,或拜占廷帝國。”

    羽蛇神直視著秦夜:“你認為?”

    “陰陽不可相交。”沒有趙云喊停,秦夜直接說道:“阿努比斯發現冥府沒有圣杯,只能在陽間尋找,但他的手還伸不到中東,于是,通過自己的影響力,制造了一系列巧合,讓東西羅馬分家,霍諾里烏斯應該是他的人,從此……勢力伸入中東,開始搜尋圣杯的下落?”

    仿佛接近了故事的答案,羽蛇神聲音帶著一絲激動:“沒錯,而當時……華國陽間正處于五胡亂華和南北朝時期。但是,你們知不知道,在這個時期,實際上東西方往來是非常繁榮的。而且……漢代的絲綢之路,直通西羅馬。”

    秦夜心中涌起一個難以置信的猜測,他愕然看了羽蛇神一樣,并沒有順著這個猜測說下去,而是說道:“五胡亂華時期……東西方還有交往?”

    他當然不認為這個西說的是現在的歐美,而是西羅馬!拜占庭帝國!

    “有。而且不少。”趙云解答了這個問題:“晉書,魏書都有記載。北魏,前秦,前涼,后涼,南涼,這些國度都和西方有著廣泛的交集。尤其是前秦北魏,這是他們重要的收入之一。”

    羽蛇神深呼吸了一口:“那你記不記得……張天錫這個人?”

    秦夜微微皺眉,趙云沉聲道:“前涼末代皇帝?”

    “是。”羽蛇神說道:“歷史記載,他的口才了得,兩次歸降,最后竟然老死……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父親張駿……”

    趙云接著說了下去:“東晉咸和二年,327年,割據河西的前涼張駿攻取伊吾,劃屬敦煌郡,以參軍索孚為伊吾都尉。咸和四年設立高昌郡,隸屬沙洲,今敦煌,,此為高昌按內地行政設官之始。永和元年,345年,征服焉耆……這些地方……都是絲綢之路的出口?”

    “而且本王記得,他在前涼功勛卓著,這些國家經常給他上貢?”

    趙云的神色也凝重起來:“你不會說……”

    羽蛇神聲音肅然:“其中,有一件貢品,是一尊頭蓋骨酒杯。下面鑲嵌著金色的底座,周圍鑲嵌翡翠。這件事沒有記錄在任何書籍上。卻仍然被天道看到了。”

    圣杯!

    如果不是趙云的提醒,秦夜恐怕已經站了起來!但哪怕如此,他捏的扶手都快碎了。

    圣杯……或者說彼世安溫的魔法爐,竟然在華國!

    這個答案太天方夜譚了,但是從現在的證據推論……竟然水到渠成!

    公元300左右,亞瑟王的圓桌騎士們前往中東尋找圣杯。

    315年,最純潔的加拉哈德捧起圣杯,瞬間沖開三界裂縫,被天界接引。白日飛升。然而,圣杯他卻無法帶走,凡人無法帶走神器。而很不幸,被距離最近的阿努比斯冥神發現。

    320年,埃及地府沖出國境,業火焚城,遍尋圣杯不獲。認定在陽間,于是,通過種種方法,或者暗示,或者低語,或者引誘,或者托夢,間接造成了東西羅馬的分裂,而冥神阿努比斯的神眷者霍諾里烏斯在死神的指引下,大搜國土。

    同時,因為中東的戰爭,大批人或者陰靈被迫東移,躲避陽間西羅馬帝國的死神眷者,以及軍隊的追殺。而圣杯這種東西決不可告知第二人,所以沒有人知道阿努比斯在找什么。也所以……這個造型奇異的杯子,或者說魔法爐,沿著絲綢之路,竟然進入了華國!

    當時華國大亂,絲綢之路第一個接觸到的國家就是五胡十六國中的前涼,或許為了獲得庇護,或許為了其他,不知道這個杯子價值的人將他獻給了張駿?原因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杯子現在在哪!

    這可是一件創造級神器!

    他不由得有些感慨,難怪西方遍尋圣杯不獲,誰知道……他竟然以一種情理之外,意料之中的原因,來到了華國……而華國當年同樣混亂,漢人被殺的十室九空,西晉以洛陽為中心,在華國南部茍延殘喘,圣杯進入這種世道,又是沒有人知道價值的東西,再想找到……怎么可能?

    羽蛇神的呼吸急促起來:“當時……張駿根本沒有立張天錫當太子的心思,于是,將這個古怪的杯子給了他,當做賞賜。然而誰也沒想到,張天錫最后謀朝篡位,仍然當了后涼之主……”

    后面的事情很清晰了……

    秦夜長袍中握著的手已經指節泛白,如果他記得沒錯,張天錫歸順前秦苻堅,然后苻堅淝水之戰被謝玄大敗,前秦很快進入風燭殘年,而張天錫再次歸順西晉,以自己完美的口才,得到了晉簡文帝司馬昱之孫,司馬元顯的青眼……

    “在哪里。”他強壓心中的悸動,貌似平靜地問道。

    “不知道。”羽蛇神微笑道:“不過……這難嗎?”

    不難……

    只有三個目標。

    一:苻堅墓,如果張天錫在歸順苻堅的時候,將這個杯子作為奇物貢獻上去,那么,有可能就在陜西咸陽城。畢竟這種大佬死去,生前的東西大多陪葬。

    二:司馬元顯的墓。道理同上。有可能在洛陽。

    三,他誰都沒給,自己陪葬,那就在張天錫的墓。

    但是……司馬元顯和張天錫的墓都沒有找到啊!

    “大人,不用急。”趙云的聲音也因為激動有些暗啞:“別忘了陰陽互通鐵律。這種大人物的墓,必定有異常。甚至會影響陽間。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盡快統一全國!圣杯的價值不可估量!甚至……恐怕會為地府帶來不可知的變化!”

    “據我所知,現在沒有任何地府,持有兩件創造級的神器!”

    “大人……勵精圖治,盡快拿下全國!時不我待!別忘了,洛陽,咸陽,距離畜生道主的距離……可不遠啊……”@B
阿里彩票是正规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