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庶女撩夫日常 > 第827章:引狼入室
    正文

    然而,著急的姒雪似乎沒發覺,竹顏和藍袖的神情都不對。

    包括那個被掐著脖子的姑娘家,都沒瞧出她有多害怕的樣子。

    只是被掐的有些難受罷了。

    若是細看,甚至還會發現,人家姑娘非但不害怕,眼睛里反而還帶著絲絲笑意。

    “是你……”藍袖微微瞇起了眸子,嘀喃了一聲,顯然是認出了那姑娘。

    只是藍袖太小聲,而姒雪又著急勸著竹顏松手,是以并未聽見。

    “哥!你先把人放開再說呀!”姒雪拍打著竹顏的胳膊,叫他別把人掐死了!

    竹顏倒也聽了勸,大發慈悲的松了手,把人給放開了。

    “咳咳……”竹顏一松手,人家姑娘好不容易得看口新鮮空氣,猛地咳了起來。

    險些沒站穩,幸虧是有姒雪扶著點,“姑娘,你沒事吧?我哥他就是這樣的人,你別介意啊……”

    竹顏好沒氣的白了她一眼。

    什么叫他就是這樣的人?

    這丫頭,被人賣了還要給人數錢呢。

    好歹也教了她這么久,這么總是記不住防人之心不可無呢?

    這么輕易就相信她人,還把人給帶回來。

    不知道什么叫引狼入室麼?

    “我,我沒事……”那姑娘,剛才被掐著脖子,不見她有多害怕,現在卻一臉的恐慌。

    也就只有姒雪那傻丫頭,看不出對方的處心積慮。

    像竹顏和藍袖,一絲一厘都沒信。

    “哥,我是看這姑娘賣身葬父,身世可憐,才將她帶回來的,我可以教她做事的,讓她來當我的幫手也好啊!你看我每天要看那么多的賬本,還要顧那么多家鋪面,哥,你就答應我吧好不好?!”

    姒雪的解釋和意見,換來的是竹顏的一記白眼,“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嗎?你就這么相信她?姒雪,哥哥有沒有教過你一句話,什么叫引狼入室?”

    “我……”這話叫姒雪卡頓了一下,她好像,真的還不知道這姑娘家叫什么呢?

    于是她轉回頭,問人家,“你叫什么名字呀?”

    剛才沒來得及,也是每想起來問問人家叫什么名字。

    至于說引狼入室,是不是有些太嚴重了?!

    哥哥謹慎,她知道,但是這弱質芊芊的一個小姑娘,怎么會是狼呢?

    “我叫沁心。”沁心嘴角含著淡淡的笑意,別有深意。

    這竹顏的小妹,現在才想起來問她的名字。

    哎,真不知道竹顏平時是怎么叫她的?

    怎么一點防人之心都沒有?

    這么好騙可怎么行?

    “沁心?”姒雪念叨了一下這個名字,然后還笑了笑,“這名字真好聽。”

    這還不算,她還轉頭跟竹顏重復了一遍,“哥,她叫沁心,你聽見了吧!她就是個可憐的姑娘家,哥哥,你就讓她留下來吧!”

    竹顏好沒氣的翻白眼,“下次別說你是我妹妹!”

    姒雪一愣,“為什么啊?”

    就因為她救了個人回來,竹顏就生氣了嗎?!

    “因為你傻!我竹顏沒有你這么傻的妹妹!”竹顏氣的都不想看她了。

    “噗…”沁心都笑了一下。

    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就姒雪一個人還在犯傻,竹顏說她傻,還真是。

    “不是……你,你笑什么啊?”姒雪狐疑的瞅著沁心,她是為了她,才跟哥哥爭執的,怎么她還笑起來了呢?

    是在笑她麼?

    竹顏一記冷眼掃過去,沁心立馬收斂了笑意。

    沁心這個人,若是此時裴卿卿在,或許會想起,她曾在北境濱州極寒之地,見過這沁心。

    后來在雪山上,采雪櫻子的時候,也見過。

    只不過,在雪山上,見了沁心的人,只有竹顏而已。

    沁心,可不是什么賣身葬父的可憐女。

    沁心沒回答姒雪的問題,姒雪就更懵了。

    然后看了看竹顏,又看了看藍袖,猛然間,姒雪才像是意識到了什么。

    還沒來得及細問,就又聽見竹顏說,“我警告你,若是你敢傷及姒雪,我叫你尸骨無存。”

    冷厲的語氣叫人心底發寒,姒雪看懵了,可沁心知道,竹顏這話是在警告她的。

    “沁心明白,沁心不會做出對公子不利的事情來的。”沁心輕言道。

    “你,你們……”姒雪懵的有些厲害,她似懂非懂的,茫然的眼神兒看過來看過去的。

    后知后覺的意識到,她被騙了!

    “沁心!你,你騙我!”姒雪的小脾氣立馬就上來了,一種被人欺騙的心理油然而生。

    鼓起腮幫子,氣呼呼的指著沁心。

    “沁心沒有騙小公主……”

    “夠了!”

    沁心一句話沒說完,赫然就被竹顏冷聲打斷了。

    他警告性的看了眼沁心,“這里沒有什么公主,沁心,注意你的言辭,否則你也給我滾!”

    “是,是沁心說錯話了,請公子恕罪。”沁心溫順的認錯道。

    “你……你們……你們在說什么?哥,你認識沁心?”姒雪持續蒙圈中。

    她剛剛沒聽錯的話,沁心說什么公主?

    換來的,仍舊是竹顏的白眼,“哥哥教過你,防人之心不可無,可你倒好,將麻煩領回家來了,還敢來問哥哥?”

    “我……”姒雪被責備的弱弱的低下了頭,難道哥哥說她傻,她是真傻!

    居然會相信沁心。

    麻煩……哥哥的意思是,沁心是個麻煩?

    刷的一下,姒雪猛地抬起頭來,認真的說,“哥,既然她是個麻煩,那就把她趕走!早知道……早知道我就不該她救回來!”

    不,她以為是她救了沁心。

    其實就是沁心騙了她。

    哪里用得著她救,沁心這么厲害,想必自己就能對付那魏公子。

    就她,還傻乎乎的以為自己是行俠仗義,助人為樂了呢!

    越想越氣,氣的姒雪氣鼓鼓的指著沁心說,“你馬上離開這里!我不想看到你!”

    沁心清秀的眉頭一皺,姒雪又要趕她走。

    她看了看竹顏,發現竹顏沒說話,轉頭坐回了茶幾前,自顧自的沏茶去了。

    沁心知道,竹顏這是不管了的意思。

    換言之,交給姒雪決定了的意思。

    姒雪若不留她,她就得走。

    竹顏到底還是護著這個妹妹的。

    還有個藍袖,杵在這里看笑話。

    沁心咬咬牙,她不能讓藍袖看她笑話。

    于是沁心又露出一臉的悔悟,干脆利落的朝著姒雪單膝而跪,“沁心不是有意欺瞞小姐的,沁心知錯,懇請小姐能原諒沁心一次,沁心保證絕不再犯!”

    這架勢,這突如其來的,都把姒雪嚇了一跳,“你,你這是干什么?”

    以為給她跪下,她就可以原諒了麼?!

    那不能夠!

    然而,誰不知道姒雪這小丫頭,最是心軟。

    不然怎么沁心給她跪一下,就把她驚到了。

    “小姐,沁心真的不是有意欺瞞小姐的,小姐可能不知道,沁心是你和公子家中的人,沁心此番千里迢迢的來京師,就是為了找到公子和小姐的,懇請小姐看在沁心一片赤誠的份兒上,原諒沁心這次……”

    沁心為自己求情之余,話里話外還不忘對姒雪透露出某些訊息。

    竹顏聞言,當即眸光一冷。

    冷涼的目光,剮在沁心身上,倘若她敢再多說一句,便是姒雪留她,他也容不得沁心。

    察覺到竹顏的冷意,沁心果斷的沒再多說,她認錯的低下頭,很好的表現出誠意二字,懇請姒雪的原諒。

    可該聽見的,姒雪還是聽見了,她不確定的問,“你說……你是我們家中的人?”

    沁心沒說話,只是低著頭。

    雖然竹顏與她相認,說是她的哥哥,可是卻從未跟她說過家人,從來沒提過,她們的家在哪里!

    從來都沒人知道竹顏的來歷背景,他也從未對她說過。

    “你說話啊?怎么又不說話了?!”沁心不說話,姒雪情急的追問道。

    沁心剛剛說的是家中人,她不會聽錯的。

    所以,沁心是知道些什么?

    知道她們家在哪里?知道哥哥是什么人?也知道她是什么人?

    “好了!她不過是曾被我趕出家門的一個棄奴罷了,姒雪,你記住,除了哥哥的話,誰的話你都不可信,明白嗎?”是竹顏,適時開口打斷了姒雪的追問。

    并且以一句趕出家門的棄奴就解釋了沁心的來歷。

    沁心只是跪著,沒說是,也沒說不是。

    但,竹顏說什么,就是什么。

    竹顏還不忘叮囑姒雪一句,除了他的話,別人跟她說什么,都不可信。

    顯然是指沁心的。

    可是姒雪這次卻似乎沒那么好糊弄,她茫然的望著竹顏問,“哥哥,真的只是這樣嗎?”

    真的只是像他說的這么簡單嗎?

    沁心只是個被趕出去的棄奴?

    以哥哥的性子,怎么可能收留被趕出去的棄奴?

    即便姒雪不知其中究竟,但她知道,這絕不是堂堂竹顏公子的作風。

    其實她從未對人說過,雖然她叫竹顏哥哥,雖然竹顏說她本名叫姒雪。

    可是對于竹顏這個哥哥,她總是覺得很陌生。

    雖然叫一聲哥哥,可這個哥哥,神秘又陌生。

    還有姒雪這個名字,她叫姒雪,可是她卻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

    “哥哥從來不會騙你,姒雪,哥哥雖然平時對你嚴厲了些,但哥哥也是希望你能盡快的獨當一面,這樣即便是哪天哥哥不在了,你也能幫哥哥撐起一片天。”@B
阿里彩票是正规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