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玄塔通天 > 第二百一十章 韓峰出手
    “可以凝結所有玄氣的冰?”梁正冷笑,“你說是就是嗎?上天階的高手說我就信,而你,我可不太相信。”

    路雙陽笑而不語,路雙陽剛剛說的話,可以算是實話,可又不太真實。路雙陽擁有永凍冰,理論上來說,確實是可以冰凍住所有的玄氣,火焰玄氣自然也不再話下,可這也僅僅是理論上而已,具體能把多強大的玄氣給凝結成冰,還要看使用永凍冰玄氣的人的實力修為,當修為層次夠高,自然能夠凝結一切,但以路雙陽現在的修為層次,僅僅是凝結梁正的火焰,就要費上不小的勁。

    路雙陽捂住自己的胸口,從治療完畢之后,路雙陽就一直覺得胸口有股氣在悶住……路雙陽知道,自己是到了提升修為的時候,此前為了修練玄技,路雙陽一直壓著自己的修為等級提升,把精力全部放在玄技修行上,可時間久了,修為的提升還是阻止不了的。在之前療傷完之后,路雙陽便察覺到自己已經到了不得不突破的地步了,可是當時已經快到日落之時,要是在那個時候進行突破,肯定會趕不上比賽,所以路雙陽一直強壓著自己的玄氣,不讓突破來臨。

    可是剛剛和梁正的對拼,路雙陽一下子用了大量的玄氣,感覺自己要壓不住。

    “哦?你怎么了?”梁正似乎看出了路雙陽有點不妥,“你其實是你的之前受的傷還沒有完全好,還是因為你剛剛因為我的攻擊而受傷了?”

    “你猜啊!”路雙陽笑了笑,“你肯定猜不著。”

    路雙陽可不希望讓別人看出他的問題所在。

    “這家伙似乎遇到了一點小麻煩……”韓峰眼神凝重地看向路雙陽。

    梁正看不出來,可韓峰卻是看出了路雙陽問題所在。

    “這個小家伙到了突破的邊緣……”在高空中的風雷宗三高手自然也是看得出來問題。

    “這對于他來說可是個大麻煩,現在這個情況那個用火的小子是不會讓他有突破的機會的。”一位長老道。

    另一位長老接著說:“用冰小子本來的實力應該和用火小子不相上下,可是為了壓制突破卻限制了他的發揮,若是這樣下去,他肯定會敗下來的。”

    “現在就要看那個看戲的小子怎么選擇了。”風雷宗主指的自然是韓峰。

    ……

    “雙陽他似乎狀態很不好!”

    即使是沒有接觸過修行方面的樂雪晴也看出了路雙陽的不妥了。

    路痕嚴肅地看著賽場,旁邊蘇雨緊張地抓住他的胳膊。

    “陽,你會怎么辦?”江曉琪表情平靜看著路雙陽,她這些一直陪伴在路雙陽身邊,見證了他這一路的艱苦修行……正因為如此,她相信無論什么困難,路雙陽都是可以克服的。

    “呼!呼!呼!”胸口悶得他有點喘不過氣來。

    雖說平時路雙陽在戰斗時總能想出一堆奇怪的點子,可是現在這種問題出在自己身上的麻煩,他可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梁正雖然看不出來路雙陽到底是問題出在哪,可是他可不是那種不乘人之危的人,既然路雙陽有突發狀況,為何不趁他病,要他命呢?

    想到這,梁正雙手一甩,兩條一動就會變成火鞭的火柱就出現了在他手上。

    “去死吧!”梁正同時揮舞雙手,兩條火鞭甩向路雙陽。

    “可惡!”

    既然瞬步會被捕捉到,那就只能通過普通的奔跑來躲閃了。

    “啪!啪!啪!”

    火鞭數次落下,可都被路雙陽躲開了。

    以路雙陽的身手,即使無法使用瞬步,要躲開這些攻擊也不是什么難事,可是胸口的難受讓路雙陽的動作變得有些遲鈍,有好幾下火鞭都是擦著路雙陽的身體落下的。

    “哈哈哈!你不是說可以凝結我的火焰嗎?現在怎么不凝結試一下啊!干嘛這么躲來躲去啊!”梁正出言挑釁道。

    路雙陽狠狠地看著梁正,他何嘗不想一把抓住梁正的火鞭把它冰凍住,可是以他現在的狀況,恐怕很難做到,而且即使做到,他恐怕就再也壓制不住要升級的玄氣了。

    “別躲了!”

    梁正收回火鞭,用火焰包裹住拳頭,一拳打到地上。

    “什么?”

    路雙陽感覺到自己的腳上似乎有一股強大的玄氣要噴涌而出。

    “轟!”

    路雙陽剛后退了一步,一根火柱便從他剛剛站過的地方從下面噴了出來。

    “好險!”

    “還沒完呢!”

    路雙陽立刻感覺到,地面上似乎有數股和剛剛一樣的玄氣要噴涌上來。

    “轟!轟!轟!”

    火柱不停地從地下噴涌而出,不過路雙陽通過玄氣感知到火柱噴出的位置,全部都躲開了。

    “不對!”

    雖然把火柱全部躲開,可火柱停下之后,路雙陽便發現了問題所在,自己被困在一個有火柱形成的牢籠中……剛剛噴出的火柱沒有消失,而是保持在原地,把路雙陽給包圍在中間。

    “大意了,竟然中了這么簡單的陷阱……”

    要是平時,路雙陽肯定會立刻發現出問題的所在,但這次因為要壓制即將升級的玄氣,路雙陽也是疏忽了。而且這個牢籠,即使是瞬步也出不去,因為瞬步所能到達的地方,都是要能正常行走去得到的地方,而現在路雙陽他根本無法出得了這個牢籠。

    “哈哈哈!”

    見到路雙陽被困在自己的火焰牢籠中,梁正也是一陣狂笑。

    “你跑啊!怎么不跑了?你不是說可以凝結一切玄氣嗎?你倒是把我的火牢籠給凝結住啊!”梁正的眼中充滿了嘲諷。

    “雙陽!”

    看到路雙陽被困住,樂雪晴也是著急地想要沖過去。

    “不行!”江曉琪一把拉住了樂雪晴。

    樂雪晴著急地道:“你干什么,雙陽有危險,我要去……”

    “先不說你能不能越過這數百米的海,即使你過去,你認為天空上的三人會允許你出手嗎?”江曉琪嚴肅道。

    “可是……”

    “現在,只能去相信了……”

    的確,現在路家的人雖然能看著,可是根本不能插手,除了能相信路雙陽以外,真的無能為力了。

    “哈哈哈!好!兒子!動手,干掉他!”梁家主大聲叫道。

    梁正聽到了他老爹的聲音,不過即使他老爹不說,他也想干掉路雙陽。

    “聽說你被稱為東域第一天才……”梁正的手上出現火焰所化的鉆子,“那么,今天就是天才隕落之日!”

    說完,梁正舉起火鉆,朝路雙陽刺去。

    看著刺來火鉆,路雙陽在雙手凝聚起了玄氣,事到如今,唯有放手一搏了。

    “呼!”

    就在梁正的火鉆就要和路雙陽對上的時候,一陣狂風突然在場地中席卷起來。

    “什么?”

    狂風的突然襲來,讓梁正無法再前進半步。

    “混賬!”梁正加大玄氣輸出,火鉆也是變得更大。

    “哦吼,變大了?可是還不行啊!”

    “呼!”

    風中傳來一個輕松的聲音,接著似乎為了應對梁正那大火鉆,風也變得更大了。

    “吹飛!”

    “呼!”

    颶風一下子把梁正手中的火焰吹散,并且把他給吹出數米。

    “啪!”

    雖然被吹飛,但梁正也是迅速找回平衡落到地上,然后用火焰在手上凝聚出爪子抓住地面。

    風緩了下來,一個衣服左右異色的青年站在了路雙陽的火牢面前。

    “他終于出手了!”天空上的風雷宗三大高手道。

    路雙陽看向那個青年,苦笑道:“韓峰,沒想到你竟然會出手幫我。”

    在這個時候能對場上的狀況造成干涉的,只有除了路雙陽和梁正之外的第三位選手,韓峰。

    “真是的,明明到了突破的邊緣,就不要勉強自己嘛!”

    “被你發現了!”路雙陽無奈地笑了笑。

    “呼!”

    韓峰一揮手,就把困住路雙陽的火焰牢籠給驅散了。

    韓峰松了松指骨,道:“你先去一旁打坐突破,這個家伙就先交給我了,就當是和你交手前的熱身運動了。”

    “那就拜托你了!”路雙陽也不跟韓峰客氣,向著場地的角落走去。

    見到路雙陽走開,梁正也是急了,一個火鞭向路雙陽甩出。

    “唉!”

    梁正一掌打出,掌風把梁正的火鞭給驅散了。

    “別這樣,讓他好好突破,就讓我來做你的對手!”韓峰笑道。

    “你!”梁正狠狠地看向韓峰。

    路雙陽走到角落,也不再管梁正,盤膝坐下,閉眼進入冥想。

    梁正也沒有再出手的意思,因為他知道,即使自己出手,他面前的這個青年都會阻止他。

    “你到底是誰?為什么要幫助路雙陽!”梁正質問。

    “我嗎?”韓峰這才想起,雖然都是進入了決賽的人,他和梁正都還互相不認識,“我叫韓峰,是北域韓家的人。”

    “我可沒有聽說路家在北域有韓家這么一個盟友。”梁正道。

    “當然沒有……”韓峰攤了攤手,而且韓峰還知道路雙陽就是破壞他們家主計劃的人,但他不會說出去的。

    “我只是和路雙陽有一戰的約定,僅此而已……”

    @B
阿里彩票是正规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