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玄塔通天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棋云帝國的人比愛你近
    正文

    “那現在看到了?”路雙陽冷冷地道,說實話,他還真的很不爽這次炎遠山坑了自己,但自己畢竟遠走他鄉,在這里還需要有個棲息之地,真炎部落就是個不錯的選擇,所以路雙陽不想把關系搞得太尷尬。

    “看來是我太小看你了,即使是我恐怕也是拿你沒轍。”炎遠山的自身修為也就七層五階而已,這樣的修為的他,恐怕也無法像路雙陽那樣如此輕松地戰勝這五名真炎部落的戰士。

    路雙陽道“只是你們的見識和底子不足而已,要是在大陸那邊,他們這樣同層次的修為,我也是有點難應付的。”

    路雙陽這也是實話實說,雖然路雙陽厲害的招數不少,但是他還只是六層六階,在大陸那邊遇到五個六層九階的高手圍攻,路雙陽更愿意選擇避而不戰。

    “呵呵,其實我又何嘗不知道我們南方炎島修行者和大陸那邊有差距呢?可是這又有什么辦法?”南方炎島的面積有限,人數也有限,如果一直呆在這里,能夠交手的人來來去去都是那些人。不和厲害的人交手,即使境界上去了,實戰能力還是不行。

    ……

    在通往南方炎島的海域上,一條巨大的游船行駛在海面上。

    這條船比普通的商船還要大上一倍。船帆更是更加的寬大,在船帆上上面用黑色的墨水寫了一個大大的“棋”字。

    要是有其他人看到的話,一定會一眼就看出來這條船的來歷。這是棋云帝國的專屬游船。也就帝國的船能夠做出如此之大的船。

    “嘔!”

    游船上的某個房間中,一個年輕人難受地嘔吐出一堆惡心的東西。

    “二皇子你沒事吧!”在一旁的部下也是問道。

    那個年輕人眼神迷離,臉上沒有一絲血色,一副要虛脫的樣子。可縱然如此,他還是強撐著擺了擺手“沒事,本皇子怎么會就這么被打敗……嘔……”

    他還沒有說完,又是一陣惡心……那個裝他嘔吐物的盤子都快滿了。

    “所以到底要什么時候才能到啊!本皇子快撐不住了!”

    此人,就是之前來第二天階的時候與陳非凡和路雙陽起沖突的棋云帝國二皇子棋傲。

    在回到第二天階西方的棋云帝國后,他立刻就派人去調查那兩個與自己起沖突的人,一個查得叫陳非凡,一個叫越飛揚。

    他也是去查了這兩個名字的底,一個是第一天階第二大世家陳家的后人,這個自己惹不起,畢竟是陳家人。而那個叫越飛揚的,竟然找不到這個名字,不過找不到這人的背景,但還是可以直接在第二天階追尋他的下落。

    其實在春分城的時候,二皇子已經想要對越飛揚動手了。可正好趕上春分城在舉辦畫仙大賽。畫仙大賽是第二天階的一大盛事,再加上畫雨帝國官方也來人了,他們也不好動手。

    而在畫仙大賽結束后,那個叫越飛揚的人卻已經從春分

    城中消失了,要重新打探他的消息,又是費了好一段時間。直到前一段時間,才打聽到那個越飛揚跟著商隊出海了,而且目標是南方炎島。

    雖然不知道越飛揚要到南方炎島去干什么,但是棋傲可是鐵了心要報復的,所以他決定親自帶人去一趟這南方炎島,勢必解決掉這個越飛揚。

    雖然想法是好的,但是出發之后,二皇子整個人都不好了。要去南方炎島自然要坐船去。雖然棋傲用了些手段要到了一艘國家級游船。但是沒有做過船的棋傲,還是經受不起這海面上的驚濤駭浪……很快就產生了暈船的反應。

    “那個,皇子,我們還有十天左右才能到達南方炎島。”那名部下小心翼翼地道。

    “什么!十天!”棋傲瞬間有一股想去死的沖動,十天啊!自己還要忍受這樣的狀況十天之多!這誰熬得下去啊!

    “傲兒,怎么了?”這時候,一位長者走了進來。此人身穿棋云帝國的官服,烏黑的長發披散在身后,還留了十來厘米長的胡子。

    “老師,”看到進來的人,棋傲立刻用一副哀求的樣子道,“有沒有什么辦法能夠讓我不要這么難受?”

    “唉……”長者無奈地嘆了口氣,“你我不是說了,那個人我會幫你帶回去的!何必你親自前來了?”

    提起那個人,棋傲的臉色也是變得陰狠“我想更加地看到那個家伙跪地求饒的樣子,越快越好,所以我才要親自前來。”

    “可是看你這個樣子……唉……”長者很是無奈。

    這名長者名叫柳上淡,是棋云帝國中的一名官員,雖然身為官員,但他同時也是有著一身不俗的修為,所以棋云帝國的皇帝也是指派他去做棋傲的老師。

    作為二皇子的老師,柳上淡也很是無奈,因為二皇子實在是不肯好好用功,再加上他是皇子的身份,柳上淡又不敢逼迫得太緊。還有一件更令柳上淡懊惱的事情是,棋傲他老是在外面惹麻煩。而作為棋傲的老師,柳上淡不得不時不時地幫自己的徒弟擦屁股。

    數月前那場通天巨輪的事故可是鬧得沸沸揚揚,雖然最近平靜下來了,但是各個帝國都有在做一些相關調查。

    在棋傲回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向自己的老師柳上淡報告了這件事跟自己有關。

    剛聽到這個消息后柳上淡也是整個人有些懵了……他雖然知道棋傲很會惹事情,但這次惹出的事情似乎有點大啊!要是被國主知道了,那么恐怕國主就要責罰他教導無方了。

    雖然棋傲很想讓柳上淡幫他去收拾那個叫越飛揚的人。但是柳上淡一開始是不同意的,因為這件事鬧得比較大,他不敢貿然出手,棋傲也是表示理解,他也不強求。

    直到后來畫仙大賽的新冠軍誕生,新的熱議話題出現,把那場事故的熱度給蓋了過去,棋傲便再次請老師柳上淡出手。

    柳上淡知道自己是躲不過了,再加上事情的熱度

    過去,就想著去幫自己的弟子報個仇吧。可是沒想到這時候人家已經跑去海外了,自己還要特意出一趟海,結果連棋傲也是跟了過來。

    柳上淡無奈,從自己的空間手環中拿出一枚丹藥給了棋傲。

    “吃了這枚丹藥,就可以讓你在一段時間內不暈船了!”

    “真的?”棋傲激動地結果丹藥吃了下去,瞬間便感覺身體好了許多。

    “老師你怎么不早點拿出來啊!”棋傲問道。

    柳上淡只是笑笑不說話,早點拿出來?你知不知道這是什么丹藥?你還真以為這是暈船藥啊!這可是一種能夠緩解各種身體不適的丹藥,你知道這一顆丹藥在市場上賣多少錢嗎?

    雖然心中有無數想說的話,可是柳上淡終究還是強忍著不要說出來,因為眼前這個家伙不僅僅是自己的學生,還是一名皇子,自己作為一個臣子,是不能夠得罪一個皇子的。

    “對了,你們準備把冰絲衣拿出來穿,要是覺得熱,穿上它就會涼快。”柳上淡提醒道,因為在逐漸靠近南方炎島,溫度也會逐漸上升,冰絲衣也是有必要提前準備好的。雖然自己修為高不用在意,但還是有必要提醒一下別人的。

    “冰絲衣?什么來的?為什么要準備?”棋傲一副疑惑的樣子。

    “轟!”柳上淡的腦子里可以說是瞬間爆炸了,因為棋傲的表情一點都不像是開玩笑,他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而一旁的那個部下,似乎也是不知道。

    “你們難道不知道南方炎島氣候炎熱,要靠冰絲衣才能抵御嗎?”柳上淡也真是服了自己的這個學生,他毫無準備,直接拿了這么一艘船,帶上人就往南方炎島出發了,也不做過多的準備。

    “是有多高的溫度嗎?”說到這里棋傲也是知道自己似乎真的做錯了什么,試探性地問道。

    “熱死人的那種。”柳上淡無奈。

    棋傲和自己的部下對視了一眼,都是看出了對方眼中的尷尬,也就是說,他們是登不上南方炎島了,難道就這么返航嗎?照現在這個情況來看,似乎真的只能這么做。

    柳上淡無奈,早知道就不應該答應讓棋傲帶人一起來的,自己一個人來多好,不用顧及這么多,還不聲張。現在這些家伙一來,還要顧及他們,還弄出這么一艘大船,搞得如此的浩蕩。

    “也不必返航。”柳上淡在心中默默算了下日子,過些天就是商隊返航回大陸的日子,他們的船到時候應該能夠和商隊的船遇上。商隊常年來往于大陸和南方炎島做生意,他們那里應該有不少冰絲衣。

    “不愧是老師,就是算得準。”聽完柳上淡的建議后,皇子也是贊嘆道,“到時候就把那些冰絲衣全部買下來。”

    “呵呵……”柳上淡苦笑,那些商隊的人很精,肯定能看出他們的人極需冰絲衣,肯定會抬高價格來賣……而以他對棋傲的了解,他肯定會價不砍價,直接買下來……@B
阿里彩票是正规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