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喵客信條 > 第七十八節:四邪|神道標
    如今的午后,帕羅恩斯特總是處在寧靜之中,比起危險的夜晚野外,玩家們更喜歡擁有明媚陽光的午后草原——要知道大白天等于不用浪費一只手持火炬,畢竟這個游戲中的大多數玩家都知道左手有一面盾牌比左手有一支火炬靠譜多了,因此只要條件許可,很少會有玩家將白晝時間浪費在城里——除非和瑪索在廣場邊緣看到的這些剛剛從復活神殿里走出來的倒霉蛋。

    說實話,那種‘諸神給了你一對手,而你卻都用來拿武器,我覺你很有種……’聽起來是很霸氣沒錯,但在這個游戲里玩家要是沒有技術和能力還敢這么玩,下場基本上就和這些笨蛋沒啥差別了。

    看著這些不是拿著雙手武器就是雙持武器的笨蛋因為在副本中的表現而破口大罵,并最終憤而拆伙的玩家們,瑪索不得不翻了一記白眼。你們這一群大老粗沒盾戰沒治療就下副本,在門神區還玩無腦豬突,真是死字不知道怎么寫……等一下,這些家伙該不會是從那個叫‘戰錘世紀’游戲里轉過來的家伙們吧?聽說這個最近剛剛學阿亞羅克一樣關閉服務器做年代休眠調整的游戲和‘阿亞羅克的風’是同一個開聯合體出的,因為背景是未來的空想太空歌劇,陣營眾多,是虛擬現實流的無腦砍砍砍與槍槍槍的陣營戰游戲,沒有生命石這種設定,死球了直接從基地克隆艙這一類復生點重生,所以專出各種不需要治療的瘋子。

    喵,吐槽到這兒,貓崽一邊打了個哈欠一邊翻開拍賣系統——拜齊夫人送給貓崽的巨款,貓崽現在掃拍賣行里的草藥連眼睛都不用眨,以如今的經濟系統,一捆月見草和夢見花只需要幾十枚銅幣左右就能夠入手,最貴不過一銀。

    很快兩種草藥就被貓崽一掃而空,手中握有巨款的貓崽意猶未盡,不過考慮到這些錢似乎還可以在房地產界掀起一片血雨腥風,貓崽只是拿出了兩百金——那對刺刃護臂一直放在銀行倉庫之中也不是辦法,地球聯邦有一句古諺語叫富貴不歸故里、猶如錦衣夜行,貓崽雖然不想讓滿世界的人都知道自己擁有一對神器級的護臂,但卻不能將它們一直束之高閣讓神器一直吃灰蒙塵,要知道貓崽還等著裝備上它們,然后用包括閃電箭在內的大量法術傷害刺瞎無數法系玩家彼此眼窩里的狗眼珠子。

    兩點感知雖然在升到四十級時就能補上,但考慮到三十級之后系統調整了升級所需經驗做為游戲開放初期的等級鎖,做為一個過來人,瑪索覺得要不是系統在第二年給出補丁,只怕就連貓崽這樣的人也沒辦法在第二年結束之前升到四十級……所以,還是花些錢吧,出來混總是要有還的時候。

    報著這樣的念頭,貓崽點開了拍賣系統的裝備區,開始給搜索裝備系統加上‘條件’——如果要給‘條件’做解釋,那么‘條件’這東西就是你想在大海里找到一根針,你只需要在搜索系統里加上一個叫針的‘條件’就行,至于最后成交的是侏儒用的針還是食人魔用的針,那就得看買家的口味了。

    瑪索的‘條件’很細,先一點就是‘增加感知’——這是最基本上的要求,不是增加感知的裝備瑪索買來又有何用;其次是‘飾品’——阿亞羅克的武器和防具除了特殊屬性之外基本在基礎數據上并沒有太多變化,也就是說一個玩家只要注意保養,完全可以將一把+3魔法彎刀從一級一直用到五十級,所以武器和防具在陣營戰開始之前一直都是平價貨,只有飾品這樣的小物件因為產量少而需求大而一直供不應求,現在游戲初期玩家之中還沒有多少人意識到飾品的貴重性,因此在這個時候花錢買一個飾品,說不定日后還有脫手賺一筆差價的時候;第三個條件是無上限——貓崽雖然是大戶,但可不是某些犬科大戶,從小在林家姑娘身邊成長,深受熏陶的矮萌窮貓崽怎么可能會被奸商痛宰,之所以無上限就是怕有些神器因為有了價格上限而不知不覺的從眼皮子底下溜走;第四個條件是‘小體型優先’——之所以會有這個條件,完全是因為做為一個小型生物,瑪索總不可能買一個帕夫林大貓人的頭環當腰帶用。

    輸入最后一個條件‘被動長駐’,瑪索開始等待搜索系統獻上結果,考慮到如今拍賣行魚龍混雜,從一個銅子的雜物到一金每筒的箭矢,足足等了三十秒,搜索系統這才整理好所有裝備并為貓崽送上了至少兩百頁的選擇,面對如此結果,瑪索不得不開始手動搜索。

    最終,貓崽的面前只剩下了三件飾品。

    慈父之愛·納垢的胸針

    屬性:+2感知、-2體質

    裝備位置:胸針

    裝備黃字:我的孩子,握著它,如同我握著你們。

    一口價:6oo金

    面對這件裝備,瑪索內心天人交戰——在將來的歷史里,玩家們掘出這件裝備是sT歷18世紀中葉(約sT175o年)一隊草原精靈牧師們在某個瘟疫橫行的城鎮中,從一個奇怪患者手中獲得。

    這個死者長滿了囊腫,腐爛在他身上橫行,這個瀕死之人在急救所里掙扎了整整一個星期,其間雙手一直緊握著它并低呼‘慈父’之名,想來真的是一件非常珍惜的物品,考慮到這位就這么一直拖著也不是辦法,而且藥劑師們現這家伙的身上病毒帶有一些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位面的‘意志’,于是負責凈化城鎮的草原精靈牧師們最終選擇用圣焰凈化了這個患者,本來是要將這個飾品與死者同葬,但它卻不見了……如果事情只到這兒為止,那么只能稱之為懸疑故事,但接下來的情況就完全偏向了恐怖,sT186o年卡蘭城的那場瘟疫就是這件裝備的擁有者與他的隊友們犯下的過錯,這些被這件來自其它主位面的邪|神所制造的飾品所**的凡人們夢想從那個名叫‘慈父’的強力神手中獲得無人可敵的力量,他們辦到了——五個玩家最終為‘慈父’納垢建立了一個臨時的星界道標,于是整個卡蘭城被瘟疫所控制,成千上萬的玩家與npc被‘慈父’所蠱惑而被轉化成為類亡靈的孢子人,十數倍與此的受害者因為未受蠱惑而被強行轉化并徹底死亡(在游戲中是有玩家角色徹底死亡的情況的,比如說一個玩家因為一些倒霉事情而被不同陣營(通常來說這個陣營一般都會是邪惡)npc徹底控制改造,那么玩家就會失去這個角色,除非他的友人能夠拯救他的靈魂或是軀體。)。

    到最后就連無名氏都被驚動,他的兩位愛侶——草原精靈雙母神更是親自使用分身并帶著一隊草原精靈的神圣牧師降臨卡蘭城。

    這樣一件‘神奇’的飾品,實在是居家旅行毀城滅國的必備神器,瑪索在見到它的第一刻甚至想買下來然后送給艾爾……當然,考慮了一會兒,瑪索決定放棄,這樣的行為畢竟太過小人,瑪索從小受的教育就是無論如何都不施小人行徑,而且這種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一旦使用,做為源頭的瑪索這輩子就別想重回中立陣營了。

    所以含淚放棄。

    靈魂之韻·辛列治的耳環

    屬性:+6感知、-3力量

    裝備位置:耳環

    裝備黃字:我聽到靈魂在低語,有別人的,也有你的。

    無一口標價:1o金、每次提價1金

    面對這件裝備,瑪索淚流滿面,只不過是過來想買一件+2感知的裝備,結果就見到了后世兇名顯赫的四邪|神道標中的兩件——靈魂之韻·辛列治的指環看著是一件極端的裝備,+6感知對于這個看臉的世界來說其實并不怎么實用,畢竟需要感知加值的場合并不太多,而-3力量卻是實打實的,也就是說它是一件級雞肋,上輩子直到有一個進階了神射手的職業玩家裝備上它(感知增加額外射程)。

    一開始并沒有什么,但是隨著這個職業玩家加入公會戰,漸漸的現這件裝備在他射殺敵人的過程中-3力量變成了-2,又變成了-1,欣喜若狂的他并沒有現這其實也是一件邪|神制造的飾品,當最終這件裝備力量變成+6時,這個玩家失去了他的角色,而他的角色成了邪|神‘奸奇’的道標,一隊邪|神衛士被傳送到角色所在的城市‘桑多利亞’,短短十二個小時之內幾乎整座城市都被邪|神‘奸奇’所控制——除了冒險團龍與美人、一位年幼的草原精靈牧師npc和一隊來自步行者戰團卡普圖熱漫步者的玩家。

    龍與美人的各位、那個年幼小牧師和卡普圖熱漫步者的玩家們通過了這次幾乎無解的帶有淺催眠性質的意志鑒定,最終他們在城中央清除了‘奸奇’的那個道標,而且還搶在整個城市的‘奸奇’信徒攻下他們防御的教堂之前為無名氏的神性分身立下了道標,引導眾多神使與英靈軍團來到‘桑多利亞’,清洗整座城市、完成了這個傳奇任務還獲得了一個傳奇戰役‘鸚鵡!閉嘴!’的成就。

    喵的,瑪索舔了舔嘴角,然后放棄了這件‘神’器——這裝備雖然強力,但這種自帶死道友兼死貧道的全滅光環實在是太過危險,還是離它越遠越好,于是將注意力放到最后一件飾品上的瑪索滿意的選擇了一口價將它拉了下來。
阿里彩票是正规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