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藏 > 神藏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黑水寒潭
    這蛟蛇的頭顱簡直像一座房子大小,方逸和龍旺達落地,看著龍王的尸體一陣咋舌,雖然之前一直在和它鏖戰,但是此時站在尸體前,靜靜的感受著這個龐然大物,就完全是另一種感受了。

    “金剛,小魔王?”方逸喊道。

    “我沒事。”小魔王不知道從什么地方飛了過來,說道:“他奶奶的,我的靈力都耗損的差不多了。”

    小魔王這次真的是破釜沉舟了,體內靈力瘋狂輸出供應著雷電領域的消耗,就這么一會兒已經把體內靈力消耗了五成還多。

    “金剛呢?”龍旺達問道。

    “還在這家伙嘴里。”小魔王道:“剛才一瞬間,我看這大家伙要閉口,怕小金剛撐不住,一巴掌把它拍到這大家伙的嘴里去了,應該無礙。”

    “我沒事。”此時,金剛掀開了蟒蛇的上嘴唇從它的嘴里爬了出來,“真是險啊,要不是小魔王推我那一巴掌,真可能要被它給咬碎了。”

    袁金剛也是心有余悸,別看殊死搏斗時可以選擇最危險的方式,但是它也不想死,原本以為憑著自己的靈力能夠撐住這蛟蛇的嘴巴一瞬,但是真的試過了才知道,蛟蛇嘴巴閉合的第一下就幾乎耗盡了它的全身力氣,后來又因為疼痛使勁往下咬了一下,就這一下差點把袁金剛給嚼了,還好小魔王眼疾手快,一巴掌把它拍到了蛟蛇的嘴里,蛟蛇的大嘴中寬敞的像個房間,幸好沒到腹中,要不然體內的毒液也足夠要它命了。

    “呵呵,終于死了。”袁金剛坐在地上看著蛟蛇的尸體傻笑。

    “方逸,咱們這算不算是有龍肉吃了?”小魔王盯著蛟蛇的尸體眼睛放光。

    “還只是蛟蛇,沒有化龍。”龍旺達笑道:“不過已經很難得了,妖丹后期的蛟蛇。”

    “看看能不能分解再說吧。”方逸道:“這家伙體表的鱗片,我懷疑是它煉化的銀花幻化,我的飛劍根本破不開,不知道死了以后這種鱗片會不會失去效力。”

    “你們先休息吧,靈力大家都消耗的差不多了,而且你們吃了靈爆丸,再過一會兒靈力可就枯竭了,還要慢慢恢復。”龍旺達提醒道。

    “也實在是被逼無奈了。”方逸苦笑道:“不過還好這方圓百里都沒有妖丹期妖獸了,咱們有的是時間休息。”

    一會兒的時間,方逸和小魔王、袁金剛體內的靈力果然消耗一空,紛紛拿出回靈丹慢慢恢復了些靈力。

    大概體內恢復了一半的靈力,方逸站起身,手中握著本命飛劍,圍著蛟蛇的尸體琢磨。

    “我試試能不能切開。”方逸手握著本命飛劍,從蛟蛇的脖頸處揮下,“噗”的一聲,本命飛劍應聲切入蛟蛇的身體中,順利劃開一道口子。

    “有龍肉吃了。”方逸笑道:“看來即便煉化了銀花,也需要體內靈力支撐才能在體表形成鱗甲。”

    “吃龍肉,這家伙,有點本事不夠它囂張的。”小魔王恨恨的說道:“現在好了,囂張過頭,成了小爺我的口糧了。”

    袁金剛和小魔王從遠處砍了十幾棵樹,方逸慢慢分解著蛟蛇的尸體,突然覺得本命飛劍一滯,像是被什么東西阻擋住了,撥開旁邊的血肉,就見一條青中帶黃的龍筋橫在肉身處。

    “這是龍筋?”方逸頓時大喜:“老龍,來看看這是不是龍筋?”方逸說著攥住那根筋的一頭向外拉扯,這根筋有小拇指粗細,全部拉扯出來竟然有近十米長。

    “沒錯,這是龍筋。”龍旺達笑道:“頭頂張角,體內生筋,看來這頭蛟蛇的確到了即將化龍的地步。”

    龍旺達有些后怕的說道:“以它現在快要化龍的形態,要是在連云海域,至少也算的上大妖了,還是這里的規則束縛了它,讓它只有妖丹后期的實力,要不然,咱們也就只能選擇進貢這一條路了。”

    龍旺達說完看看那條龍筋,笑道:“咱們要是能出去,方逸你可以給弟妹的捆仙索重新煉制一下了。”

    煉制捆仙索,最好的材料就是龍筋,雖然這根頂多算得上是蛟蛇筋,但是如果完全煉化進捆仙索中,那捆仙索就足矣夠的上靈器的品質了。當然,也值是品質上媲美,真要晉級成靈器,還是需要靈魄晶核這種東西。

    “呵呵,運氣不錯。”方逸笑呵呵的將這條蛟蛇筋收進了儲物袋,繼續分解蛟蛇的尸體。這頭蛟蛇實在太大,方逸也僅僅切下來一小段,再分切成塊,架在篝火上燒烤。

    “嗯,味道不錯。”小魔王嘴里使勁嚼著,似乎是不解恨,一塊一塊吃起來沒完,每一塊都要嚼來嚼去,在嘴里嚼成肉末才咽下去。

    袁金剛還是如往常一樣,隨便嚼兩口下肚,說道:“妖丹后期的妖獸肉果然不一樣,靈力要比鐵背熊的肉強多了。”

    “好歹也是妖丹后期。”方逸笑道:“這一戰還真是多虧了金剛,要不然咱們三個可能就反過來變成這蛟蛇的食物了。”

    “確實如此。”龍旺達也說道:“先是發現了龍王化作人形時兩邊腋下的軟肋,然后又親身犯險撐住了它的嘴巴。”

    “也不用那么說,要不是方逸的飛劍,就算知道它的弱點也沒用。”袁金剛客氣道:“還有要謝謝小魔王,要不是它,我可能就要死了。”

    “要不是你我們都死了。”小魔王說道:“反正現在是咱們吃它,不是它吃咱們,想那么多干嗎?”

    “小魔王說的有道理。”龍旺達笑道:“總之是咱們贏了,吃它的肉,喝它的血。”

    “這蛟蛇肉果然是大補,這么一會兒,我體內靈力又恢復了三成。”方逸道:“你們先吃著,我去黑水寒潭看看,那邊應該有我想要的東西。”體內黑玉小劍顫動的愈加猛烈,像是在催促方逸一般。

    “方逸,要不要多休息一下,反正也不急于一時,咱們都恢復恢復,無論傷勢還是靈力,萬一有什么意外也好應對。”龍旺達勸道。

    “不用了。”方逸笑道:“黑水寒潭沒什么危險,之前所有的危險契機都來源于那條蛟蛇,現在它死了,我已經感受不到任何潛伏的危險了。”

    “我陪你過去。”小魔王拍拍肚子說道:“我也吃飽了,陪你去看看,萬一有事還可以幫忙。”

    “好吧,小魔王跟我去。”看著躥上自己肩膀的小魔王,方逸摸了摸它的腦袋,一路走倆,小魔王已經成了他最親密的戰友。

    “好,有事小魔王招呼一聲。”袁金剛道。

    方逸帶著小魔王御劍飛行,瞬間就來到了黑水寒潭的邊緣。

    “嘶,好冷。”站在黑水寒潭的邊緣,方逸倒吸了一口冷氣,只覺得全身都在哆嗦著,連神識都快要被凍住的感覺。

    “方逸,你確定要下去嗎?”小魔王此時已經在體內燃起真火取暖,站在這邊緣,以它妖丹中期的修為也受不了。

    “嗯,這黑水寒潭里有什么東西在召喚著我。”方逸鄭重點頭道,然后一只腳踏出,緩緩踩進了水面,一股冰寒瞬間刺破了皮膚,往全身的骨頭縫里鉆去。方逸趕緊燃起體內真火,這才勉強抵御黑水寒潭的低溫,繼續邁步向里邊走,結果沒走幾步,方逸就皺著眉頭回到了岸上。

    “怎么回來了?”小魔王問道。

    “下不去,我在水里必須要靠真火抵抗低溫,而且,水中比岸邊的溫度不知道低了多少,我感覺以我現在的靈力燃燒本命真火,恐怕用不了十分鐘就消耗光了,還是要想個辦法才行。”

    “走,我們先回去,再吃上點龍肉。”方逸暫時想不出辦法,只能先回到了被蛟龍尸體砸出的山谷,離開了黑水寒潭的岸邊,雖然還是寒冷,起碼以筑基初期的修為可以抵抗了。

    “有什么收獲?”龍旺達見方逸和小魔王這么快就回來,開口問道。

    “下不去。”方逸苦笑了一下,說道:“黑水寒潭太冷,只是站在岸邊都有一種神識都要被凍住的感覺。只能靠真火抵抗那種寒冷,可是那水中更是冷的嚇人,以我現在的靈力下去,撐不過十分鐘就要耗光。”

    “嗯,這黑水寒潭的確有些邪門,咱們在這里烤著篝火才勉強感覺不到冷。”龍旺達也說道:“還是多吃點龍肉,好好休息一晚,體力靈力都恢復到最佳狀態再想辦法。”

    “好吧,也只有如此了。”方逸也是無奈,又坐下烤起了龍肉,好在這條蛟蛇夠大,怕是在這里住上一個月都足夠吃了。

    入夜,方逸盤膝而坐,神識內視,感受著自己體內的經脈和那兩條黑水玄石靈力。果然如同鈞天鼎所說,經過和蛟龍這一場戰斗,體內靈力消耗又補充,兩道黑水玄石的靈力又小了許多,雖然現在靈力已經補充回來,方逸也不想再更多的吸收,但是僅僅是幫他擴充經脈的消耗,這兩道靈力估計也撐不了幾天了。

    “鈞天。”方逸神識溝通鈞天鼎:“你知道那黑水寒潭是什么嗎?那里的水怎么這么冷?”

    “我感覺,這黑水寒潭的地步,應該是有什么至寒之物。”鈞天鼎回答道:“真正的冷并不是來自于水,而是來自于那至寒之物。”

    “可是,如果不是因為水冷,那這黑水寒潭的溫度,足矣讓水結冰了,可是這些水卻沒有結冰。”方逸搖頭道:“不管是你說的至寒之物,還是什么別的東西,這黑水寒潭里有東西在召喚著黑玉小劍,自從跨入這一片區域,這小劍就一直在震顫,沒完沒了的,偏偏我還下不去。”

    “黑玉小劍?”鈞天鼎說道:“既然是它指引你前來,你可以試試以它的光罩罩住自身看看,說不定有用。”

    “嗯,有道理。”方逸點頭,“不過今天晚了,也好好休息一下,明早再去探查一下。”

    一夜打坐休息,在蛟蛇肉的補充和充分的休息下,方逸徹底恢復了狀態,龍旺達和袁金剛身體的傷勢也在小還丹的幫助下完全恢復,小魔王也是精神抖擻。

    “對了方逸。”兩人兩獸坐在一起,龍旺達開口說道:“之前龍王說離它這里不遠處有一座霧谷,我記得它大概伸手指了一下。”

    “嗯,我也看見了。”方逸笑道:“應該是過了黑水寒潭繼續向南,怎么,現在不覺得這里靈氣充沛,想要出去了?”

    “什么時候出去倒是不急,別忘了外面還有兩個虎視眈眈盯著呢。”龍旺達指了指天空:“也不知道那兩位走了沒有,還是執著的等著咱們。”

    “哼,現在本魔王的雷電領域比之前更勝一籌,就那兩個修者,等咱們出去了就能收拾他們。”小魔王此時信心倍增,原本自己的雷電領域對鄭達和李夢軍就有一定的影響,現在又多煉化了一點雷靈珠碎片,雷電領域威力強大了不少,等再出去,以自己的雷電領域配合方逸的本命飛劍,想殺掉鄭達和李夢軍也不是什么難事。

    “也不知道金剛能不能出去。”方逸看了看袁金剛:“要是金剛能出去,咱們四個對他們兩個,再加上金剛和小魔王的本命神通,相信局面就反轉過來了,龍王都被咱們給整死了。”

    “確實。”龍王答道:“金剛的本命神通也夠逆天,好像能看穿一切。”

    “嘿嘿。”袁金剛嘿嘿一笑說道:“的確是可以看穿一些東西,不過那條蛟龍說,白虎爺爺不讓它出去,那我估計我也出不去,這囚籠世界的所有妖獸都應該出不去,至于你們我就不清楚了。”

    “是啊。”方逸嘆口氣:“即使找到了白虎,咱們能不能出去也不好說,也不知道初夏和方方怎么樣了。”

    “放心吧,有蘇氏兄弟在,還有布衣鳥族坐鎮,布衣宗那邊就不用操心了,還是多想想咱們吧。”龍旺達苦笑道;“你在這里擔心她們,估計現在是她們擔心你才對。”

    “也是。”方逸突然站起身道:“我再去試試那個黑水寒潭,咱們爭取早日離開這個破地方。”
阿里彩票是正规合法吗